第159章 邱承曄你褲拉鍊開了

�����С�����n�ρ�һ��һ���Q��ס���x�����������@�ǎ����ذ������������񂀷����Ƶ�����ǰ����Ц�ğo����U����ǰ�ɾֶ����㎧�I�����A�ģ�����ֻҪ����ס�㣬�҂����A���ˡ����f��������ҕ������󺣡��ǃɂ�188�ļ����͝h�ѽ���ˮ���n�̣��b�b�I�ȡ���������ë@�Ãɂ��̈́����������҂��đ��g���ǣ�ֻ�Ƀɂ�����...“廚師哥,再給我烤隻乳豬唄。”

熟悉的聲音打斷了柳沃星的思緒。

柳沃星神情微頓,下意識的朝那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了……

穿著保潔服裝毫無違和感的混在後廚裡,兩手捧著一隻烤乳豬瘋狂啃食的謝彌。

“謝老師?”柳沃星詫異出聲。

那邊兩人同時轉過頭來。

對,兩人。

還有坐在謝彌旁邊穿著管家服的沈爅卿。

許霜絨不著痕跡的皺了下眉。

怎麼又是她。

“你們也來偷吃?”

謝彌絲毫沒有偷吃被抓包的心虛,反而很淡定的衝她們打招呼,“這不就巧了,廚師哥正準備給我們烤隻新的乳豬,來一起吃啊。”

似是嘴上忙得很,說完這句話後她就立馬轉身投入到啃乳豬的行動中。

我踏馬啃啃啃啃啃啃。

旁邊的沈爅卿倒是優雅多了,細細品嚐著剛煎好的美味鵝肝,那叫一個悠閒自在。

淡定到彷彿不是第一次幹這事了。

“原來謝老師也在這裡。”

柳沃星不由得感嘆,心中更加敬佩謝彌的鬆弛感,同時也難以抵抗謝彌的邀請,蠢蠢欲動的就要上前。

“這樣不好吧。”

許霜絨卻突然出聲,拉住柳沃星輕聲道,“兩個人就已經是極限了,人太多的話容易被發現,既然謝老師和沈先生在這邊,那我們可以換一家餐廳……”

話還沒說完,謝彌已經轉過頭來,“什麼兩個人?”

許霜絨正要說話。

另一個穿著廚師學徒服,一直站在灶臺前背對著她們的身影轉過頭來,手裡還拿著叉子,嘴裡嚼吧著什麼。

“什麼兩個人?”

“賴小姐?”柳沃星更詫異了,“你怎麼也……”

穿著服務員衣服的邱承曄從料理臺後麵站起來,嘴邊還沾著兩粒芝麻。

“什麼兩個人?”

許霜絨:“?”

怎麼全在這偷吃啊!!

柳沃星早已震驚的說不出話來,半晌才道:“你們這是……”

“害。”

謝彌嘆了口氣,嘴裡的咀嚼工程倒是一秒也沒停下過,“這個就說來話長了。”

作為一個偷吃專業戶,在別墅的時候她半夜偷吃,在寺廟的時候她半夜偷吃,那麼沒理由來這裡了就不偷吃。

早在來到這裡的第一天,她就已經跟各大餐廳的後廚打好關係,所有節目組沒在拍攝的時刻,都是她潛入到後廚偷吃的時刻。

雖然她今天中午贏到了豪華午餐,但考慮到沈爅卿隻能吃大白饅頭,思索之下,善良的她決定帶沈爅卿來吃點好的。

恰好賴冰璿和邱承曄今天來他們別墅裡洗澡,無意得知了他們的計劃,便也要跟著來。

謝彌答應了。

當然,答應的條件是今天全場消費由咪咪哥買單。

“事情就是這樣了。”

“可是……”

柳沃星有些不解,“邱先生和賴小姐也贏到了中午的豪華午餐,為什麼還要來偷吃呢?”

“看節目組不爽很久了,就要跟他們對著幹。”賴冰璿說。

邱承曄則是冷笑,“小小節目組也是牛起來了,想掌控我們,我偏不讓他們如意!”

好美麗的精神狀態。

柳沃星眼底多了幾分羨慕。

“不過沃星,你怎麼也來了,還穿成這樣,你也是來偷吃的?”

邱承曄臉色一變,語氣有些斥責道,“你是淑女,怎麼能做這種事?我知道了,是不是許霜絨非要把你拉來的?許霜絨你是不是有病?”

許霜絨:“?”

[係統:我就說他是一頭二臂吧。]

[係統:不過現在怎麼辦,你的計劃好像又失敗了。]

[許霜絨:……]

沒錯,那條#星承CP疑似be?#的詞條是她所為。

她買水軍在謝爅殺驢的熱搜詞條下帶星承CP的節奏,藉著謝爅殺驢詞條的熱度,果然很多網友都被引導。

她很清楚,星承CPbe的輿論一出,最先受到影響的必然是柳沃星。

她再趁著柳沃星低穀時拉她一把,不經意的展露出自已和她相同的心境。

按理說在這種時候,任何人都會為之觸動。

但偏偏謝彌又出現了。

她好不容易纔想到的一個出格舉動,居然隻是謝彌的日常,在這樣的對比下,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聽到係統聲音的謝彌啃豬腿的動作微頓。

計劃?

許霜絨又做了什麼?

看她帶柳沃星來後廚偷吃的舉動,像是想打共情牌。

但似乎又沒那麼簡單。

“沃星,你快回去吧,吃饅頭就吃饅頭,違反規則這種事太有損你的形象了,你別被許霜絨帶壞了。”

邱承曄還在喋喋不休,“對了,牛導剛剛給我發資訊說,微博多了一條懷疑我倆be的熱搜,讓我們在節目上多互動互動。”

“說到這裡我就不得不提了,雖然我不喜歡太黏人的女人,但你也太不黏人了。你在我麵前的存在感太低,也不怪我會把你遺忘,總之你後麵多來找……”

“邱承曄你褲子拉鍊開了。”謝彌突然說。

邱承曄聲音戛然而止,表情瞬間變得驚恐,立馬捂襠往旁邊的員工更衣室跑,“我等會再來跟你說!”

柳沃星:“……”

最好別來。

而謝彌在聽到邱承曄的那番話後,大致知道發生什麼了。

不得不說許霜絨還挺會拿捏別人弱點的。

也確實不擇手段。

“烤乳豬好咯!”

思索的期間,廚師哥已經把最新出爐的烤乳豬端上來。

謝彌的目光頓時被吸引過去。

沈爅卿慢條斯理的拿刀將完整的烤乳豬切分,乳豬被烤的皮脆肉嫩,切下去發出清脆的響聲,還有肉汁流出,看得人口水直流。

‘咕咚——’

不知道是誰嚥了下口水,又好像好幾個人都嚥了。

賴冰璿連剛剛的小羊排也不吃了,跑過來和謝彌一起蒼蠅搓手的期待著。

“好了,吃吧。”

切分好後,沈爅卿把一塊烤豬腿放進謝彌的盤子裡。

謝彌摩拳擦掌正要開吃,想了想,又端起盤子遞給柳沃星,“來,一起吃。”

“啊?”

柳沃星眸光微動,隱隱有些受寵若驚,卻對於眼前的場景有些手足無措,“就這樣吃嗎?”

她倒不是沒吃過烤乳豬。

偶爾在家裡的餐桌上出現過,也隻是切分成精緻的小塊,放在餐盤裡,用餐具一小口一小口的吃。

她連雞腿都沒有用手拿著吃過,更別說這比她臉還大的烤豬腿了。

“對,就這樣吃,就是要大口吃肉才香,你看那邊。”

謝彌努嘴示意旁邊大快朵頤的賴冰璿。

柳沃星又羨慕了。

不僅羨慕賴冰璿同樣身為豪門千金卻如此鬆弛,更羨慕賴冰璿來節目的時間比她短,卻比她更快的和謝老師打成一片。

或許這就是所謂的磁場相同?

她很羨慕這種氛圍。燭火暈染在他的麵龐,那雙漆黑的眸子彎起,看似溫順的笑容卻暗藏洶湧。聽到他這句話,謝彌突然懂了。原文裡鬱今澈不僅偏執,還記仇來著。那天在商場,他跟謝漣打招呼的時候好像也順便叫了她,她當時好像回答的比較敷衍……破案了,就是因為這事。“不至於,真的不至於。”謝彌乾笑了兩聲,“我那天在打遊戲所以沒太注意到你,主要也是不想打擾你倆聊天。”她當然不會說她其實是單純的不想跟鬱今澈這個角色產生牽連。畢竟鬱今澈後期...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