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沒了第一次

裝得有多像,對方卻像絲毫沒有聽見,好像,早就把她看穿。五分鍾不到,她就被抓住。而且,還是毫無反抗地被抓住。不知怎麽的,慕初笛越發的虛弱無力,連反抗的力氣也沒有。男人並沒有馬上對她出手,而是拖著她,一直走上天台。天台上,慕初笛被對方用繩子綁住。這一切,都整整有條,根本不像普通的醫鬧,反而有點像蓄意的。慕初笛腦海裏一邊排查各種可能,另一邊,趁對方沒有留意,偷偷地隔著布料按下手機按鈕。她的手機是霍驍弄來...奢華複古的總統套房內,暗橘黃色的曖昧燈光撒落滿屋。

一個高大俊美至極的男人,緊閉著雙眸,裸著上半身仰倒在床上,呼吸急促而粗重。

門,突然被推開。

從門口的縫隙中,一個嬌小的身影被一把推了進來!

隨即,門“哢嚓”一聲,徹底鎖死。

被推進來的慕初笛剛站穩身子,還未來得及看清周圍,就被迎麵而來的男人輕鬆攔腰抱起,扔到那張名貴非凡的大床上!

她下意識的往後縮,水漣漣的眸子透著驚惶不安:“你是誰?”

一個小時前,養母打電話通知她,讓她去西弗萊皇家酒店麵試一個電視劇的女三號,可她才一進電梯,就被一群黑衣壯漢抓住,推了進來。

男人沒有回答她,而是俯下了身,大掌捏住她的下巴,像是鎖定獵物般。

慕初笛慌亂的一邊往後挪,用力推拒著他的手,聲音顫抖:“不……不好意思,我應該是進錯房間了,我……我馬上走!”

可男人的手臂如同鋼鐵般,她使勁力氣都無法撼動分毫。

燈光昏暗且逆著光,慕初笛看不清對方的模樣,卻感受到一股火熱貼近的氣息。

慕初笛腦袋“嗡”的一聲,渾身瑟縮了一下,驚懼的掙紮:“不要,放開我,放開我——”

她叫的倉惶,聽在神智模糊的男人耳裏,卻似一隻綿綿的小貓在耳邊輕叫,頓時撩起了一股火。

男人倏地狹眸變黯,一手箍住了她的雙手高舉頭頂,俯下身。

……

深夜,慕初笛猛地睜開眼來,自己腰間箍著的精壯手臂和床上的一片狼藉,都清晰的告之她,之前發生的不是夢。

她咬住下唇,默默的流了一會眼淚,隨即推開男人的手臂和被子,走下床。

身體像被重車碾壓過一樣,全身痠疼,雙腿發軟。

慕初笛強撐著不適,穿上散落地麵的衣服,甚至沒有勇氣看床上還在昏睡的男人一眼,頭也不回的奪門而出……

外麵淅淅瀝瀝的下著小雨,慕初笛失魂落魄的回到養父母家中,輕手輕腳開了門。

她剛開啟門,卻被裏麵的情形驚呆了!

客廳裏燈火輝煌,養父母一家,還有她的男友池南,都一語不發的坐在客廳裏。

氣氛嚴肅而沉重。

見她回來了,姐姐慕姍姍第一個衝了過來,望著她頸間避無可避的曖昧青紫痕跡,淩亂的衣物,勾起一抹滿意的笑容,大聲道:

“我就說吧,這小野種果然是出去跟人上床鬼混了!”

慕初笛腦袋“嗡”的一聲,木然的看向了養母楊雅蘭:“媽,是你打電話——”

她話才說到一半,楊雅蘭突然一個箭步衝了上來,狠狠的甩了慕初笛一個耳光!

“啪——”

慕初笛躲閃不及,臉登時被打偏了過去。

臉上迅速紅腫起來。

楊雅蘭眼中閃過一絲惱怒,心有餘悸的拔高了聲音:“當年就不該救你一命!就讓你被車撞死算了!也好過你現在這麽放浪不堪,簡直丟盡了我們慕家的顏麵!”

養父慕睿見狀,忙走過來將慕初笛護在身後,心疼的嗬斥道:“事情都沒有問清楚,怎麽能對孩子動手呢!”

“爸,還用問嗎?我們又不是瞎子,她幹過什麽醜事一眼就能看出來。”慕姍姍惱怒父親對慕初笛的維護,火上澆油的說道。

“對吧,池南哥哥?”

慕初笛倏地抬起頭,睜著漆黑濕潤的眼睛,絕望的看向了從剛才進門就一言不發的池南。

空氣瞬間安靜。

池南一步一步走到她麵前,英俊的臉龐微沉,那雙向來溫柔含情的眸子此刻卻失去了溫度,目光冰冷的落到她的身上。

“小笛,你下午去哪了?”

慕初笛唇瓣顫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池南哥哥,我剛才都跟你們說了啊,她是想要去劇組混個小角色,所以陪副導演睡覺去了。那個沈副導又胖又醜,就喜歡玩弄這些急於上位的女大學生。”

見她一語不發,慕姍姍迫不及待的跳了出來。

“我在問小笛,而不是你。隻要她說,我就相信。”池南看也不看她一眼,冷冷的一句。

慕姍姍頓時尷尬又氣惱,怨憤的瞪著慕初笛。

這個收養來的野種憑什麽這麽好命,能找到池南這樣的男朋友!

麵對溫柔親密的戀人,慕初笛突然紅了眼眶,不論是不是被蓄意給害了,她辜負了池南是無可否認的事實。

眼淚滑落,搖頭哽咽道:“對不起,對不起——”

池南身形晃了晃,後退了一步,無比冰冷的看了慕初笛一眼,那眼神,像是要吃人一樣。

隨後,他冷笑一聲,直接大步走出了慕家。

“我去送送池南哥哥!”慕姍姍匆匆扔下一句話,便急急的追了上去。

慕初笛看著她一邊急切的跑著,一邊撥弄頭發的背影,勾起一抹慘然的笑容,喃喃道:

“原來,這就是你們害我的目的。”

她早該看出來的,每次跟池南在一起時,慕姍姍眼中的妒恨和對池南露骨的挑逗,她都看在眼裏。但是她從小被慕家收養,承著天大的情分。

所以為了不讓疼愛自己的慕父擔心,慕初笛很多事都選擇了沉默。

卻沒想到,就在她跟池南的訂婚前夕,會被設下這樣一個局!

想到剛才慕姍姍口口聲聲說又胖又醜的沈副導,慕初笛心中閃過疑惑。

雖然當時沒看清容貌,但是她知道,那個人應該是個體型高大健美的青年才對。

楊雅蘭聽到她說的話,臉色大變,撲上來就想要再給她一耳光。

“你胡說什麽!”

誰知下一秒,手腕就被慕父死死握住,往後一推,暴怒道:“還嫌不夠亂麽!小笛是我們的女兒,現在最重要的不是瞭解到底發生了什麽嗎!”

“小笛,到底出了什麽事?真的……是姍姍說的那樣?”慕睿不願意相信。

慕初笛麵色慘白,眼神冷徹骨的看了楊雅蘭一眼,轉頭上樓,衝進了浴室。還想動,快速上前把人按住,醫生說過,慕姍姍的手腳都被硬生生拗斷,必須包石膏一段時間,盡量減少走動,避免骨頭錯位。到底是怎樣殘忍的人,竟然做出這等沒良心的事。楊雅蘭眼底閃過一絲殺意,若是讓她找到人,不把人砍十幾斷都難消她心頭之恨。她想知道慕姍姍發生了什麽事,卻又不敢問,唯恐刺激到慕姍姍。“我的手腳,怎麽了?”那股揪心的痛再次浮現在腦海裏,難道,她殘廢了?她激動地掙紮著,想要抬起手腳,可稍微一個動彈,...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