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想試試?

巴巴的說:“霍醫生,我的手術……是你一個人做嗎?”她眼角的餘光掃視了周圍,發現真的沒有其他女醫生在的時候,愈發緊張了,雙手不安的絞著。……而他冰冷的眸光,意味幽深的眼神,卻讓她更是不安了起來!霍驍半晌無語,危險地狹眸審視她,那微挑起的劍眉就像是銳利的劍鋒。她似乎是在害羞,更多的,卻是害怕!然而偏偏是這般青澀的反應,卻又讓人覺得,她是那麽得可愛!並非是那一種矯揉造作,這種可愛,有時,能讓男人不由自主...淩厲快捷的操作,像所向披靡的海上將軍,遊艇在霍驍的駕駛下,平穩不少。

他的動作瀟灑自然,再難的操作在他麵前,也是小菜一碟。

慕初笛看著看著不僅入迷了。

“想試?”

低沉的嗓音帶著特殊的魔力,慕初笛覺得耳膜癢癢的。

短短的尾音,慕初笛似乎隱隱聽到笑意。

小臉不禁微紅,心事被戳穿的困窘使她垂下眸子。

本來並不敢興趣,可見霍驍輕鬆自如,動作瀟灑帥氣,她就產生嚐試的念頭。

“過來!我教你!”

看著眼前伸出的手,慕初笛有點心動了。

抬眸對上霍驍清淺的眸子,向來冰冷的眸色,此時,似乎柔和一些。

很奇怪,她讓寶寶陷入危險,可他這次,卻沒有怪她!

反而,讓她感受到一種被照顧的溫暖。

受到傷害的她,情不自禁的伸手,緊緊地握著這雙手。

霍驍牽著慕初笛的手,把它放在方向盤上,強而有力的臂彎把她圈在懷內。

慕初笛能夠聞到霍驍身上清冽的味道,伴隨著海風獨特的鹹味,這味道並不好聞,可她卻奇怪的覺得舒服。

外麵波浪洶湧,雷鳴閃電。

可她卻隻能聽到兩人清淺的呼吸聲,感受到他獨特的溫度。

遊艇內異常寂靜,這次並沒有以往的尷尬與別扭,倒是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遽然,方向盤右邊的儀器亮起,傳來吱吱吱的電磁聲。

慕初笛受到驚嚇,很自然地向給她帶來安全感的霍驍貼了過去。

幽深的眸子盯著像受驚的小白兔投進懷裏的慕初笛,冰冷的眸子染上一絲笑意。

“別怕,隻是訊號撥通而已。”

安撫幾句,霍驍斜著身子,對著儀器按了幾下,確定訊號已經傳出。

“是不是很快就會有人來救我們?”

“嗯。”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

慕初笛內心一陣狂喜,那是劫後餘生的喜悅,使她忘記所在的地方,很自然地抓了一下霍驍的手臂。

力度有點大,不小心把方向盤移了少許。

船隻偏離原本的軌跡,一個滔天巨浪直麵撲過來,小小的遊艇,根本無法抵抗,整個遊艇翻倒。

霍驍眼明手快,第一時間緊緊地抱著慕初笛。

遊艇翻倒在海裏,海水快速湧入。

一下子整個遊艇被沒入大海裏。

霍驍判斷力超強,找到最佳的位置,抱著慕初笛逃了出來。

慕初笛不會遊泳,此時的她,隻能死死地抱著霍驍。

好像他就是她唯一的救贖。

慕初笛怕水,此時,她感覺到好像一雙大手,死死握著她的脖子,不讓她呼吸。

這一次,她真正感受到死亡。

手,開始無力。

“抱緊我!”

霍驍察覺到慕初笛的異樣,霸道地命令。

終於,慕初笛稍微回過點神。

“霍總,你放手吧,不然,連你也撐不住的。”

在海裏,她使不上勁,隻依靠霍驍一人,他們都活不下去的。

茫茫大海,沒有支撐,活著的機率已經很渺茫,放開她,霍驍也許還有一線生機。

可他,並沒有鬆手,而是抓得更緊。什麽嫁人的鬼話,在她眼中,慕初笛這種窮梅菜貨色,連給有錢人當玩物的資格都沒有,對方很大可能是眼瞎。楊雅蘭抱著慕姍姍,有意地探頭看嚮慕初笛的身後,見到空蕩蕩的走廊,狹長的眼眸沉了沉,“小笛,姍姍現在有點激動,我先帶她出去走走,有沒有人陪你一起來,讓她過來陪一下你吧。”楊雅蘭今天異常的好說話,慕初笛心底閃過一絲狐疑,“我一個人來的。”醫院周圍都有監控,慕初笛倒是不擔心楊雅蘭會鬧出什麽花樣來。“你父親很...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