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身故

即位,改元承興,是為嘉明帝。帝無助,故由其攝政。他今時亦不過二十有五,年歲輕著,可手段毒辣,狠戾過人,兼又喜怒無常,眾人見之無不避退。據悉,他年時久不居京都,直至十三歲那年,其父燕景病重,為世子的他才自外歸來。不過三日,父親骨未寒,他便了繼母,將同父異母的弱弟送往漠北。幾年後,繼母萬氏尋其弟回京被他發覺,丟下三尺白綾命其弟弔死萬氏。次年,他升至錦衛指揮使,誅其弟。再一年,以未至弱冠之齡升中軍都督府...一個人的命,有多長?

要一個人的命,又需要多久?

隻短短數日,隻一碗葯,就幾乎要了的命……

謝姝寧無力地倚在窗邊,在早春寒風中闔上了雙眼。

桃花綻放的春三月,已見暖意,可此刻迎麵朝襲來的風,卻依然冷意徹骨。驀地重重咳嗽起來,每一聲,都幾乎要耗盡的力氣。

「娘親——」

著寶藍緙夾襖的小突然踉踉蹌蹌推門沖了進來,睜著雙圓而明亮的眼睛想要撲進懷裏。

是箴哥兒!

猛然睜開眼,一邊咳嗽,一邊急急讓人攔下兒子。

大丫鬟月白跟綠濃便飛快上前去。

「娘親,你不喜歡箴兒了嗎?你為何都不抱箴兒了?」小癟著,眼中泛起淚意。

謝姝寧聽得心都要碎了。

病得厲害,生怕他過了病氣,哪敢他近,縱然心中不捨,也隻能忍下。

間意一陣又一陣,咳得直不起腰來。

月白勸他:「世子爺,夫人還病著呢,您聽話些吧。」

可箴哥兒已許久不曾見,這會哪裏肯聽月白的勸。

「箴兒……」掙紮著直起腰來道,「你乖乖的……等、等孃的病好了便……」話說到這,卻忽然再也說不下去,的病哪裏還能好?

年僅四歲的孩子苦著臉,好容易才將淚忍住,揚聲道:「好,箴兒乖乖的,娘親也要乖乖地吃藥,等病好了,便帶箴兒放風箏去!」

謝姝寧別過頭,眼淚簌簌而下,止也止不住。

「世子爺,奴婢領著您回去好不好?」綠濃彎腰,輕聲問道。

箴哥兒應了,一步三回頭地被綠濃領著出了門。

謝姝寧眼也不敢眨,隻盯著那小小的背影看,看啊看,視線便被淚水給模糊了。孩子還太小,怎麼也捨不得放開手,林遠致不想活,卻還不能死。

時年國公燕淮正得勢,謝家開罪了他,如今不過茍且安。林遠致貪生怕死,憂心自己會因為娶了謝家為妻而慘遭牽連,趁著偶風寒在葯中下毒,妄圖送了去,從此兩清。

可尚未為箴兒謀劃完全,怎能死?

林遠致見命大,竟揚言說,死了,箴兒才能過得太平,為何不懂?

顯見得毒不死,氣也要氣死了纔好。

自然明白,他是怕燕淮怕到了極。

畢竟這時節人人都怕燕淮。先帝駕崩後,國公燕淮便扶持了年僅七歲的十五皇子即位,改元承興,是為嘉明帝。帝無助,故由其攝政。他今時亦不過二十有五,年歲輕著,可手段毒辣,狠戾過人,兼又喜怒無常,眾人見之無不避退。

據悉,他年時久不居京都,直至十三歲那年,其父燕景病重,為世子的他才自外歸來。不過三日,父親骨未寒,他便了繼母,將同父異母的弱弟送往漠北。幾年後,繼母萬氏尋其弟回京被他發覺,丟下三尺白綾命其弟弔死萬氏。次年,他升至錦衛指揮使,誅其弟。再一年,以未至弱冠之齡升中軍都督府左軍都督,主管京師駐軍。二十二歲之年,更以雷霆之勢吞併了東西兩廠。

此後短短幾年間,朝中眾人皆聞燕淮之名便兩戰戰。

是以,如今這天下雖還姓紀,卻早已是燕氏的囊中,甚至於宮闈之,他亦猶無人之境,毫不避忌。

人人都不願招惹他,林遠致不過一個破落侯爺,更是躲也躲不及。何況林家現在還有位溫姨娘,他想竭力同謝家撇開乾係,也是常理。

隻是,仍為他的涼薄,寒了心,冷了齒。

若非還要臉麵,恐怕他會徑直提刀進門砍死了了事。

間一陣腥甜,雪白帕子染上斑斑紅痕,謝姝寧嘔了一口,不顧婢驚慌失措,麵無表丟開帕子昏沉沉閉目睡去。不知過了多久,從睡夢中驚醒,冷汗涔涔,抓住錦被嘶聲發問:「世子爺呢?」

大丫鬟綠濃正往鎏金掐琺瑯香爐裡添料,聞聲一怔:「世子爺不肯回房,帶人往園子裏去了。」

謝姝寧想著方纔的夢,心如麻,咬牙道:「去找!送世子爺回房!」

話音未落,眼尖地瞥見綠濃拿著銀勺的手抖了一抖,心尖一,正要再次發話,聽見門外先響起了箴兒母周氏的聲音,「不好了夫人--」

急忙讓人將其放了進來。

一進門,周氏滿臉駭,「撲通」跪倒在麵前,哭道:「世子爺溺水了……」

短短幾字像驚雷落在耳畔,謝姝寧霍然起,喚了「月白」:「扶我去!」月白擔心的子,卻也因為孃的話心神俱裂,當即取了厚實鬥篷來為披上。綠濃卻急急要攔。

謝姝寧冷眼看:「果真是世子爺不肯回房?」咳嗽了兩聲,咬牙切齒到近乎神猙獰。

綠濃哆嗦了下,鬆開了手。

周氏見狀,哭著撲上前:「夫人啊……奴婢罪該萬死……」

謝姝寧沉默著,看也不看一眼。

上虛無力,行進間大半子靠在月白上,連多一口氣都覺艱難,哪還有力氣同周氏糾纏。

餘毒未清,病也久久不愈,還能走說話,已是不易。

然而這一刻,念著箴兒,腳下的步子漸漸越來越快,了疾奔,鬥篷落地,鬢邊發,鞋履都要跑掉。

冷風刀子似地紮進眼睛裏,連息都忘了,忽然一頭撞上了個冰冷的膛。

「箴兒去了。」

頭頂上的聲音極冷,抓著自己肩膀的雙手亦是極冷。

下意識一掌揮了上去:「放開!」

林遠致死死鉗住瘦削的肩,口氣痛惱:「你知不知道,雪蘿為了救箴兒落水失了孩子!」

溫雪蘿會救箴兒?

天大的笑話!

謝姝寧瞪著眼睛仰頭去看林遠致那張清雋的臉,想笑,卻哭出了聲來,聲音極盡疲憊:「虎毒不食子,侯爺您可真是納了個好妾啊……且放手吧,我要去見箴兒。」

「你——」林遠致雙手微鬆,「難道聽不懂人話?」

謝姝寧垂下眼簾,拍開了他的手,沒有一的微微開合:「你生怕謝家牽累了你,卻怎地不怕被溫雪蘿連累?」

溫雪蘿的孃家昔年很是輝煌過,彼時不過兩歲,便和同樣年的國公世子燕淮定了親。雖說二人後來沒,但燕淮的子人人都知,他不要的東西隻能丟卻不能有人撿。

林遠致了逆鱗。

他知道,卻隻來責備待溫雪蘿不夠寬厚。

「謝姝寧!」他果然惱了。

謝姝寧扭頭就走,走得那樣快,行至箴兒房前,聽著丫鬟婆子們的哭聲,這腳就忽然邁不開了。

明明先前才見過他……

推開門,走進去,看見了箴兒,瘦瘦小小一團蜷在錦被裏,像是上頭綉著的一朵花,蒼白的沒有一。

腔裡的心像被隻無形的手攥在掌心裏,疼得站立不穩。

林遠致衝進屋子裏,手要來拉,頭一次似個潑婦,同他扭打起來。

門外有人在喊,「姨娘您不能進去——」

可誰也不敢真攔溫雪蘿,謝姝寧嘔出一口,撲倒在箴兒邊時,已進門來一把跪倒:「全是我的錯,沒能及時拉住世子爺……」

「怎是你的錯!」林遠致急忙要來扶。

溫雪蘿搖搖頭不肯起,哭得梨花帶雨,下茄花的擺上泅出一團暗紅,看得林遠致心疼不已,轉頭怒視謝姝寧:「你還要跪多久才肯罷休?箴兒出了事你心中不好,我又焉能好?雪蘿更為救箴兒落了胎,你何必如此欺人?」

「夫人,您殺了我吧……都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溫雪蘿聲淚俱下,膝行至腳邊,聲音虛弱,神態楚楚,可抓著謝姝寧的那隻手,在無人瞧見的角落悄然收,留得水蔥似的長指甲狠狠紮進謝姝寧中:「您就讓我為世子償命吧……」

「來人將溫姨娘送回去!」林遠致眉頭皺,轉朝門外大喝。

電火石之際,溫雪蘿突然抬起一張佈滿淚水的俏臉,眼神如劇毒的蛇牢牢鎖定住,櫻輕啟,用極低的聲音道:「我早知腹中孩子難保,如今用來換你兒子的命,太值!」

謝姝寧如遭雷擊,心中劇痛,淚全了,直直吐在了溫雪蘿的衫上。

溫雪蘿下意識要避,但子也的確虛弱,作緩慢。

謝姝寧病弱的子則猛然出驚人的力量,一手捂住溫雪蘿的,一手從發上拔下簪子,拚盡全力紮進了溫雪蘿的嚨。

溫雪蘿悶哼著,掙紮起來。

然而謝姝寧捂得那樣用力,指骨泛白,生生擋住了想要逃開的。

林遠致回過頭來時,便隻見溫雪蘿伏在謝姝寧腳邊,一也不,頓時怒火滔天,正要開口,忽聞謝姝寧輕輕喚了他一聲,喚的是字。

他以為自己聽差了,循聲去卻見在同自己招手,不覺一愣,遲疑著走上前去,先低頭看溫雪蘿,口中問:「你可是想明白了?」

「是啊,再明白不過……」謝姝寧低低說著,「我冷,你抱抱我……」

他抬頭去看,不解又不耐,但還是彎腰抱住了,而溫雪蘿還伏在原地,他起了疑心,正要鬆開謝姝寧,心口忽然傳來一陣劇痛。

他低頭,垂眸,目的是一支帶的簪子。

那是謝姝寧的嫁妝。

……

這一天,是嘉明帝二年的春日。

天正好,春風微涼。這時節人人都怕燕淮。先帝駕崩後,國公燕淮便扶持了年僅七歲的十五皇子即位,改元承興,是為嘉明帝。帝無助,故由其攝政。他今時亦不過二十有五,年歲輕著,可手段毒辣,狠戾過人,兼又喜怒無常,眾人見之無不避退。據悉,他年時久不居京都,直至十三歲那年,其父燕景病重,為世子的他才自外歸來。不過三日,父親骨未寒,他便了繼母,將同父異母的弱弟送往漠北。幾年後,繼母萬氏尋其弟回京被他發覺,丟下三尺白綾命其弟弔死萬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