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0章 沒想過事情會變成這樣

�����ײ��������Ƿǣ��������@�N���T�ӵܣ���߀�Ǹ�Ľ�ٜR���H���P�S�����ԡ��0�2�0�2�0�2�0�2���а������_�����֡��0�2�0�2�0�2�0�2������ק���sק���ӣ����w���꼙�����ҵēu���˃��£����񉺵��������һ�����ݣ�������oɢ�Ŀ�����Ҫ������̫ꖣ���ѣ���ѣ�ֱ����ǰһƬ�ڡ��0�2�0�2�0�2�0�2�...第3130章

沒想過事情會變成這樣

“老婆。”宋北璽走過去,親昵的喊了一聲。

李妮聽見他的聲音,抬起頭,鬆了一口氣,走了過去,“我們迴家吧。”

“不好。”宋北璽搖頭。

“怎麽了?你還有事情嗎?”李妮已經忘記自己對宋北璽撒的謊。

“你不是說不舒服嗎?我帶你去急診。”宋北璽牽著她的手,假裝要帶她去急診,“肚子不舒服不要忍著,先去做個檢查,沒事我們再迴去。”

李妮急了,沒想到自己撒個謊還要去看醫生。

可是謊言都說出來了,她也不好跟他說這是避免他們母子相遇才撒的謊吧?所以謊言隻能繼續編造下去:“我就是吃多了肚子疼,迴去解決一下就好,沒什麽事的。”

“真的沒事?”宋北璽假裝擔憂地蹙起眉頭,心裏隻是心疼著她。

這個傻丫頭,剛才肯定碰見他母親了,隻是不知道有沒有發生碰撞。

不過看著李妮現在好好的,宋北璽心想,應該是沒事。

“哎呀,真的沒事,我們迴去吧。”李妮說著,又假裝肚子疼的捂了捂自己的肚子,“我的身體,我自己當然清楚了。”

“迴去也挺遠的,先在醫院這邊解決。”知道她不是真的肚子疼,宋北璽又逗弄她。

“哎呀,我有潔癖,迴家吧迴家吧。”李妮拉著他的手往車子那邊走去。

宋北璽停下腳步,隻要他不動,李妮是拉不動他的,“不行,咱們還是去看看醫生,乖。”

他說著,看見李妮這麽焦急的圓謊,嘴角沒忍住露出笑容。

李妮迴頭,看見他的笑容,頓時明白,“你知道我在撒謊?”

“我在電梯口遇到母親,就猜到了。”宋北璽笑著,也不再堅持要去看醫生,而是開啟副駕駛的門,讓她上車。

等宋北璽上了車後,李妮一臉納悶的看著他,“我就是不想你跟她碰上麵,才撒謊的,沒想到還是碰上了,這也奇怪,我估摸著時間應該碰不上纔是。”

宋北璽解釋道:“她買了水果。”

李妮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在樓下耽擱了啊……不過她不是擔心你會傷害宋北野嗎?怎麽還有心思買水果?”

“誰知道呢。”宋北璽發動車子,“不過你也沒必要這麽做,就算她發飆,我也不會在大庭廣眾之下跟她爭吵,所以就算碰上也沒事。”

“你不跟她爭吵,不代表她不跟你爭吵。”李妮嘀咕著,看得很通透,“算了,不碰也碰上了,我們先迴家吧。”

“好,聽老婆大人的。”宋北璽樂嗬嗬的,李妮什麽事情都為了他著想,甚至這次也是一樣。

擔心他會跟薑倪起衝突,所以才編造這樣的謊言。

有這樣的妻子,他還有什麽不滿意的?

宋北璽開車載著李妮往家裏去。

而宋北野的病房裏,氣氛降到了零點。

雖然宋北璽過來是打著關心的旗號來關心自己,但是他卻認為,對方是在耀武揚威。

因為宋北璽是個勝利者,無論是股東大會還是後麵發生的一連串事情,他都是勝利者。

而自己呢,不但在股東大會成為眾人嘲笑的物件,到後麵經曆綁架,被打斷腿,被救出來了還是變成了殘廢……

無論是哪方麵,他都像一個徹徹底底的失敗者。

要不是宋北璽不可能跟那個組織有關係,宋北野都要懷疑自己現在的這一切遭遇都跟宋北璽有關係。

本來宋北野就很不爽,病房的氣氛也一直很是怪異。

等薑倪走進病房後,病房的溫度徹底降到零點。

薑倪走到他的病床邊,關心詢問:“北野,你沒事吧?他沒把你怎麽樣吧?”

“你碰見宋北璽了?”宋北野一聽他這麽說,便知道他們兩人已經碰上麵。

薑倪點頭,十分氣憤道:“不但碰見他,我還碰見李妮那個小賤人,在停車場等著呢,我見到那個小賤人,就恨不得撓她兩下,要不是她,我們家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宋北野冷哼一聲,“現在宋家成什麽樣子?”

薑倪頓時眼淚汪汪的跟小兒子哭訴起來:“你爺爺已經讓我搬出來了,北野,你得趕緊好起來,幫我把地位給爭迴來,不然我們母子兩人,永遠沒有出頭之日。”

“這都是李妮害的?”宋北野現在對李妮完全沒有那份心思,因為腿傷的緣故,他現在做夢都夢見自己字正常的走路,而不是成為一個瘸子。

“這當然就是她害的,不然你也不會成為現在這個樣子。”薑倪抽出一張紙巾,抹了抹淚水,擔心淚水落下會弄花她精緻的妝容。

“你被趕出宋家,是你自己做的妖,就算你不說,我都知道今天在記者發布會上你做了什麽,是不是把那個男人給打殘廢了?”宋北璽問道。

薑倪一怔,她原本想要隱瞞的事情,宋北野居然知道了。

她召開記者招待會這事情也沒跟他說。

打算處理好以後,再跟他說的,隻是希望他不要再為自己的那件事生氣了。

因為這件事,她每次過來,宋北野都沒有給她好臉色看。

“你都知道了?我也沒想到會那樣……”

“你的事情熱度都過去了,你犯什麽賤,還要把這件事扯起來,你知道我的那些朋友是怎麽嘲笑我的嗎?”宋北野恨不得往她臉上招呼兩巴掌。

雖然他長得跟宋成明很像,但是那些人私下裏都會揪著薑倪這件事,然後把他當成談資。

大抵就是說他不是宋成明的親生兒子,而是薑倪跟那個高思林生的。

不然宋成明也不會拋下宋家,躲到國外去。

誰願意替別人養兒子?這肯定不是自己的兒子才會這麽的狠心。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著說,這件事必須澄清,我沒想過會弄巧成拙……”薑倪眼眶更紅,原本隻想對兒子訴說委屈,聽見兒子這麽指責自己,她的心裏更加難受。

“哼,的確是弄巧成拙,別人套你的話,一套一個準,你怎麽迴事?以前也沒發現你這麽沒腦子。”宋北野完全沒把她當媽看,句句質問,刺痛了她的心。

薑倪聽著他的話,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

她做這些,除了是還自己的清白外,也是替宋北野著想。

可是,她也沒想過事情會變成這樣。又再嘮嗑了一會兒,李妮才離開。念穆跟她說了好些話,感覺有些口渴,想要倒一杯水,梅姨看見,立刻上前,“念女士,還是我來幫你吧。”念穆看著梅姨給自己倒水,又想起她之前的照顧,還有遇到宋北野的時候,並不怯懦,不像是普通的護工。“梅姨,你不是醫院的護工吧?”她說著,語氣卻是肯定的。梅姨放下水瓶的動作愣了愣,把水遞給念穆的時候,臉上已經恢複平靜,笑盈盈說道:“念女士,我要不是護工,慕先生怎麽會讓我來照顧您呢...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