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4章【瘟神的理兒】

層,忍不住受寵若驚,哪兒敢說不好,而且紀委確實是個強勢部門中的強勢部門。見他同意,謝國邦道:“好,那就這麼定了吧,市紀委的調令應該很快下來,你先有個心理準備。”董學斌感謝道:“爸,讓您費心了。”謝國邦笑著擺擺手,“你還有什麼想法沒有?”董學斌剛要說沒有,可一琢磨,現在不是客氣的時候啊,他突然想到了羅海婷,不禁慾言又止道:“爸,我有一個老部下叫羅海婷,在延臺縣招商局工作,現在慧蘭一走,縣裡有人找由頭...貼吧的簽到日記,記錄你在的每一天!

在右上角點選簽到就好了。

來吧,動下你們的手,簽到吧!

讓人氣能越來越旺!

各位吧友在看更新前,請在簽到,增加的人氣!

上午。

事情結了。

那被董學斌揍得跟孫子一樣的周老師也被救護車抬了上去,幾個醫護人員也看到了這人的傷勢,稍微檢查了一下,也都深深看了眼那邊打了人的董學斌,都知道這人肯定是身經百戰的,周老師看上去滿身是傷鼻青臉腫,可真要說到有什麼能對生命有威脅的傷勢還真一個都沒有,這下手簡直太有講究了,當然了,沒生命危險歸沒生命危險,在床上躺一個月肯定是難免的。

然後,候菁帶著人上來了,“董先生,還請你跟我們走一趟吧,不管出於什麼原因都是你動了人,我們得做個筆錄。”

董學斌看看她,“現在走啊?”

“還請你配合一下。”候菁公事公辦道。

董學斌點點頭,很給候菁麵子,老相識了嘛,“行,那走吧。”

等董學斌出了幼兒園大門,校長和學校不少老師纔算是鬆了一口氣,總算把這混蛋給送走了。

外麵。

候菁低聲道:“你開車來的?”

董學斌一嗯,指了指路邊上那輛賓士商務。

候菁便道:“那你把車鑰匙給我。”

問也沒問,董學斌就將鑰匙遞給她了,隻見候菁把鑰匙轉即就給了一個手下的乾警,打了個眼色。

乾警會意地一點頭,就上了董學斌的車。

那邊,董學斌也上了警車,一路開走了。

等剛出了這個路口,車上的候菁便道:“好了,停車吧。”隨即對董學斌笑道:“學斌,那你回去吧,我們的任務也算完成了,不過你這次可又給我添了不少事啊,晚上怎麼著得請你姐姐吃一頓吧?”

董學斌痛快道:“好啊,沒問題。”

候菁嗬嗬一笑,“那就這沒定了啊,晚上我等你電話,看你時間。”

“行,時間我定,地方你定,咱倆到時候喝幾杯,真是好長時間沒見了。”約好了飯局,董學斌下了車,那個開著瞿蕓萱賓士商務的乾警也把車停在了旁邊,將車鑰匙客客氣氣地交給了董學斌。董學斌一點頭,最後跟侯副局長招了下手告辭,開著商務車往萱姨家方向去了。候菁他們顯然是不會真抓董學斌回去錄筆錄或者審訊調查的,剛剛帶他上警車其實就是走一個形式而已,畢竟那麼多老百姓和老師孩子們看著呢,總要把這事兒給辦圓了,不能讓人嚼舌頭。

家裡。

叮咚,叮咚。

董學斌按了門鈴。

開門的是老媽欒曉萍,一看是自己兒子回來了,欒曉萍便哼了一聲,轉身就回了客廳。

董學斌進屋了,反手關好門,“媽,您瞧您,怎麼還生氣呢啊。”他是氣消了,也趕緊找補兩句,之前可跟自己母親喊來著。

欒曉萍惱道:“就你能是吧?就是有脾氣是吧?就是厲害是吧?”

董學斌道:“不是我厲害,這是讓哥們兒給撞見了啊,不收拾他我收拾誰啊。”

欒曉萍不高興道:“有你那麼收拾的嗎?啊?你看看你給人打成什麼樣子了?萬一出了人命怎麼辦?”

董學斌哎呦道:“我有分寸,他犯了多大的錯,我就讓他受多重的傷,還不至於給他打死,您兒子手上還沒個分寸啊?我心裡都有數兒。”

欒曉萍還要批評他。

沙發上的小芊芊蹦躂了下來,“奶奶!奶奶!你不要說爸爸!”小丫頭不樂意了,小嘴巴也鼓了起來。

欒曉萍無奈道:“你就向著你爸。”

小芊芊崇拜道:“爸爸是大英雄!”

瞿蕓萱樂道:“你知道什麼是英雄嗎?”

“我知道!”小芊芊執著道:“爸爸就是!”

董學斌這叫一個心花怒放,走上去一把抱起女兒親了好幾口,“要不說是我親閨女呢,就你瞭解你爹啊,沒錯,爸爸就是大英雄,專門揍壞蛋的,你爸主業是為人民服務,副業是專治各種不服!”

欒曉萍打斷道:“你別瞎教孩子。”

小芊芊卻就愛聽這個,咯咯笑著摟爸爸的脖子,“爸爸真厲害!”

“那是,要不怎麼是你爸呢。”董學斌吹厲害道:“以後再碰見這種事你就跟爸爸說,咱們家人不惹事兒,可事兒來了咱們也不怕,敢欺負我女兒?愛你媽誰誰誰,爸爸給你收拾壞蛋!”

“爸爸真好!”小芊芊叫道。

董學斌側過臉努了努,“那你親爸爸一口。”

“嗯!”小芊芊可愛極了,吧唧一口就親了爸爸,然後就看著爸爸吃吃傻笑,“哈喇子,嘻嘻!”

董學斌摸摸臉,“小淘氣,弄爸爸一臉口水。”

哄完了孩子,董學斌對老媽道:“那邊處理完了,把那周老師給開除了,然後負責招聘姓周的那個幼兒園負責人也給調走了,應該是去了個鳥不拉屎的學校,調令過幾天就能下來。”

欒曉萍點點頭,“現在的老師啊,越來越不像話了。”

瞿蕓萱道:“總有一些害群之馬,但大部分人民教師還是很好的。”

欒曉萍道:“回去我就跟老楊說說,教育口上得好好整頓一下了,烏煙瘴氣的,這都什麼跟什麼啊,還全市最好的幼兒園呢,就這個樣子?以後誰還敢放心把自己孩子交給他們啊。”

瞿蕓萱道:“是不像話,今天也就是學斌碰見了,在場呢,不然咱們估計連知道都不知道。”

董學斌笑道:“那你們倆當時還拉我。”

欒曉萍瞪瞪他,“不拉你行麼,你那個狗脾氣,誰知道你一沖動弄出什麼事來呢,都快當市委書記了還這麼不成熟,一遇見事兒就知道動人,處理事情的方法有很多,你就非得選擇最粗暴的!”

董學斌不以為然道:“最直接的方法最讓他長記性,這種人,不揍他一頓他吸取不了教訓,以後還得再犯,媽,我這是為民除害,一次把他給收拾服服帖帖了,省得他以後欺負別人家孩子。”

欒曉萍翻白眼道:“你老有理。”

“那當然了。”董學斌是講道理的,就算不講理的時候其實也是講理的,因為他講的不是別人的理,而是他自己的理。(。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手機網(qidian.cn)訂閱,打賞,您的支援,就是我最大的動力。)來也比較近,不行的話晚上讓他們住這兒,明兒我找人開車送他們回去,都不是問題,那咱們就這麼定了?今天晚上八點吧,馬羊酒店門口見,別聽名字土,這可是馬羊縣最好的酒店了。”“八點?這麼晚?”“白天有紀委領導來視察,我和娟子可能沒時間。”“那行,你們定吧,我都無所謂。”“成,那咱們不見不散啊,用不用我到時候開車接你?”“不用,我自己去吧。”“那好,說定了。”掛了線,董學斌收拾了一下行頭就開車出去了,繞著馬...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