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7章【陳家小六兒來了】

啥?”“親親你肚子。”董學斌腦袋一湊,在她鼓囊囊的大肚皮上吧唧了一口,又覺得萱姨肚特眼的形狀挺好玩,都有點鼓出來的感覺了,便又是拿嘴唇親了親,手上也下意識地摸摸她豐滿白嫩的美腿,軟乎極了。瞿蕓萱笑著開啟大腿上的臭手,“姨是不是胖了?最近吃的有些多。”“不胖,你沾著倆人的分量呢,多吃點好。”“別親了。”她捂捂肚肺眼,臉一熱,“癢癢。”她越這乒說,董學斌親得越歡實,末了舉起了萱續肉呼呼的右腿,嘴巴也落...王府飯店。

後廳的一個大包廂內。

大堂經理帶著他們推門一進裡頭,劉芳和陳燕燕他們就哇了一聲,驚愕地失聲叫了一下,虞美霞和虞茜茜也有些不自然,沒辦法,因為包廂實在太大了,這麼大的一個地方,二三十人的小宴會都夠了啊,可他們卻隻有六個人,怎麼看都怎麼有點奢侈,根本用不了這麼大的。

“這麼大啊?”董學斌還是頭一次來這個包廂,一般他吃飯都是幾個人的,不是去小包廂就是在外麵廳裡吃。

“不大不大,我還覺得小了呢,要不是今天幾個大廂都讓人訂好了,不然肯定得給您預備出來。”大堂經理眼帶笑容。

董學斌明顯感覺到自己這次來王府後,這邊的態度稍稍有了些變化,好像比以前更重視自己了,這邊的人眼皮子當然是太活絡了,董學斌估計原因有兩個,一來是謝家要和方家聯姻了,這樣的情況下,一直擋在謝家前麵的一個最大的政敵可能在今後就不會是問題了,這對謝家的政治發展絕對是一個太大的利好訊息了,二來,可能是董學斌要提市委書記的事情流傳開了吧。

董學斌也沒什麼含糊,坐下道:“那咱們今天可得多點一些菜了,這種包廂最低消費可不少,大家放開了點吧。”

大堂經理忙道:“董少,您這是寒磣我們啊,別人來那是有最低消費的,但您來了,當然不會有這個說法。”

董學斌笑笑,他就是開個玩笑,“那點菜吧。”

大堂經理一摸選單遞給他們,“請,最近加了幾道新菜,要不您大家嘗嘗?”

“行啊,新菜好,都給我們上一盤,然後虞大姐先點。”董學斌把選單給她了,“這裡您歲數最大。”

虞美霞翻開選單,第一眼就被價格嚇了一大跳。

劉芳陳燕燕他們也分別拿到了選單,可看到那個菜價的時候他們還是目瞪口呆,早知道王府這種五星級中的五星級飯店貴了,可卻沒想到這麼貴,他們就隨便看了一道特色菜,竟然要兩萬六千六百六十六?當然也有幾百塊錢的菜了,但那還是少數的。大部分有名的菜都是上千的。

董學斌卻不當回事,輪到他點的時候一口氣點了三四個,還都是比較貴的菜,但多少錢他也沒看,他點菜從來不看價格的,“好了,就這樣。”

大堂經理道:“那行,我先讓後廚給您幾位上菜,一會兒就來。”

董學斌忽然叫住她,“對了,今天沒熟人在吧?”

大堂經理一眨眼,“呃,陳家的六少爺跟幾個朋友都在旁邊吃飯,也不知道您熟不熟,其他也有一些,但您可能沒聽過。”她的意思很明顯,能讓董學斌說熟人的層次的,也就陳家小六兒這個世家的級別夠得上,其他也有一些領導乾部在,不過跟董學斌的層次顯然差著呢,所以大堂經理婉轉地說了句“您可能沒聽過”,實際意思就是對董學斌無關緊要的一些乾部。

董學斌聽明白了。

陳家小六兒?上次跟他們縣徐莊和張東方起沖突的那個陳家小子?

大堂經理道:“要不要我跟六少爺那裡提一句?”

“不用了,我跟他不熟。”董學斌淡淡道。

大堂經理就清楚了,“那您各位慢用,有事隨時叫我。”

門一開一關,包廂裡就剩了他們六個人。

陳燕燕嘴巴大,想說什麼就說了,“董叔叔,您麵子也太大了呀,這裡都認識您?還這麼給麵子?嘻嘻,我聽那個阿姨還叫您董少吶。”

董學斌一搖手,什麼也沒說。

劉芳偷偷問虞茜茜,“你叔叔這麼厲害?”

虞茜茜用力一嗯,“叔叔特別有本事,大家都怕他呢。”

“怕他?怕他什麼啊?這裡可是京城,別的不多,就是官兒多,你叔叔不是個處長嗎?怎麼別人還用怕他?”陳燕燕聽見了,也不太相信。

虞茜茜急了,“是真的,我叔叔特別厲害,他要是生氣了的時候,誰也不敢惹他的,都會給我叔叔麵子。”

“在京城也是?”劉芳訝然道。

虞茜茜點頭,“在哪裡都是,他們聽到我叔叔的名字都躲得遠遠的呢。”

這時,包廂門突然被人敲開了,進來的居然是幾個年輕人,都歲數不大,十幾歲的樣子。

董學斌看過去,“列位?有事兒?”

為首一個少年端著酒杯,“是董哥吧?”

董學斌一怔,“是我,你哪位?”

“我是陳家的小六兒,你叫我六子就行。”陳家小六兒笑道。

董學斌一聽就笑了,“原來是陳國叔叔的兒子,幸會了。”他婚禮的時候見過陳家小六兒的父親,但卻沒見過他。對方怎麼過來了,董學斌也沒什麼意外,知道肯定不是大堂經理主動說的,畢竟剛才董學斌說的很清楚了,應該是陳家小六兒也跟董學斌一樣問了句有沒有熟人,人家這才告訴他的。

陳家小六兒道:“前些天跟京城,我跟您同事有點沖突,其實吧…”

他正要說,董學斌卻打斷道:“這事兒我知道,他們回去後我已經批評他們了,當時弄了你一身水,不好意思了?”

陳家小六兒道:“您看您,太客氣了,是我不好意思才對,要早知道那是您的朋友,我哪裡還會跟他起沖突啊,我掉頭就走了,誰的麵子我都能不給,董哥您的麵子我肯定得給啊。”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董學斌道:“都是誤會,沒多大的事,你們也在這兒吃飯呢?什麼也不說了,這頓飯算我的,當時本來就是我同事辦的不對。”

陳家小六兒受寵若驚道:“那可不行,我還說給您的帳結了呢。”

董學斌笑道:“咱們也都別客氣了,都不是外人,來,都喝一個?”

陳家小六兒痛快地笑道:“好,我敬你。”

身後的幾個少年也紛紛道:“董哥,我們敬您。”

“別誰敬誰了,乾杯吧。”董學斌起身和他們碰了一個,一飲而盡,隨即道:“明兒我弟弟訂婚,都來吧?”

陳家小六兒道:“玲姐訂婚,肯定得去啊。”你收徒弟嗎?一住八一,精彩。套房內。空氣微微一默。十幾億人民幣,這簡直是天文數字了!通過這個數字董學斌也大概推測出了張龍娟公司的大概資產,就算沒有七八十億也差不多了,一個女人,沒有結婚孤身一人用跟澳M賭場贏來的錢白手起家在M國發展,最後還脫離的家族的控製自己做到了現在的生意,中間經過了多少波折,經過了多少努力,董學斌完全能夠想象得到,甚至可以說是一個傳奇了,但現在,張姐卻麵臨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十幾...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