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流鼻血了

多久的醫術救人,這其實也讓葉寒自己都有些心跳,雖然以穴行針是鬼穀醫經裏麵最簡單的醫治手法,不過這也要對穴位有著極高的掌握才行,好在他有陰陽法眼,不然周明山這一次就真的一命嗚呼了。當然了,剛才精神高度集中為周明山治療,也讓葉寒累得夠嗆,連喘著粗氣,抬頭看了周明山一眼,這老頭的情況暫時穩住了,不過想要根治,他暫時還沒有那種能力。“你們都看著我幹嘛?”葉寒視線一轉,發現周允兒和林柏莫那顯得有些不可思議的...聽到這話,臉色煞白的燕淩嬌眼神一亮,葉寒這話說的一點都沒有錯。

“行了,現在你有兩個選擇,第一個我出手幫你減輕痛苦,第二個,自己忍著熬過去。”葉寒看著燕淩嬌,這妞死死的捂著小腹不放,他也沒法下手啊。

聞言,燕淩嬌眼中掙紮了一會兒,小腹中傳來那種巨疼讓她身體都痙攣了起來,相比起來她情願葉寒幫她治一治,也不願繼續承受著這種疼苦,所以,她放開了捂著小腹的手,冷冷的說道;“你來吧,但是我勸你別亂來,否則,後果你是知道的。”

葉寒無語的翻了翻白眼,道;“我說燕大美女,哥現在是你幫你,威脅我,你身上現在有槍嗎?”

說完,葉寒將體內的靈氣運轉到手掌上麵,然後對準燕淩嬌的小腹按了過去,燕淩嬌是因為受涼了才會導致痛經,他隻要運用靈氣把她體內的那股寒氣給逼出來就行了。

不過手掌按在燕淩嬌的小腹上,那雪白的肌膚彷彿彈指可破一樣,讓葉寒的心裏忍不住暗讚了一聲,這女人雖然是幹警察的,不過保養的很好,小腹十分平坦光滑。

在葉寒用靈氣的治療下,一會兒之後燕淩嬌就發現她的小腹已經不像剛才那麽疼了,那種巨疼正在慢慢減弱,感覺到燕淩嬌好些了之後,葉寒並沒有停止下來,雖然已經可以停了,不過剛纔好心幫這妞她竟然還威脅自己,眼下有機會不多占點便宜他都感覺對不起自己好心付出。

所以,葉寒眼觀鼻,鼻觀心,閉著眼睛繼續在燕淩嬌的身體上麵治療著。

燕淩嬌看著葉寒閉著眼睛在給自己醫治,她也沒有介意,不過漸漸地,這混蛋的手竟然越來越往上了,葉寒在前進一步,她的處女峰立馬就要失守了。

“你摸夠了嗎?”燕淩嬌的聲音比剛才還冷,她看著葉寒的鹹豬手,臉上的冷意越來越強,不過臉頰也是越來越紅。

“呃,我說燕大美女,你別打擾我治病行不行,現在我是醫生,你是病人。”葉寒十分淡定的說道,說這話還臉不紅,心不跳,就連葉寒自己都有些佩服他的無恥了。

“混蛋,你治病用得著往我胸部上摸嗎?”這時,葉寒的手一個沒忍住,竟然一下子碰到了燕淩嬌的腰部上麵,還用手去握了握,看著自己的胸部被葉寒侵犯,燕淩嬌的眼色已經快要殺人了。

“呃,這個,失誤,一時失誤……”葉寒心裏汗了一把,一個不注意竟然碰到裏去了。

看見葉寒這幅模樣,燕淩嬌深深的呼了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她知道,自己被眼前這個拿著治病當藉口道貌岸然的家夥給騙了,這明擺著是在占她便宜,她竟然還相信這混蛋的話。

“放手,再不放我就把你這對狗爪子給砍下來。”燕淩嬌一臉冷漠,眼中殺氣騰騰。

聞言,正在使用陰陽法眼觀看的葉寒隨口說道;“燕大美女,著什麽急啊,別打斷我治療,我這還沒完了……”

燕淩嬌冷笑道;“治療?有醫生給病人治療會留鼻血的嗎?”

聽到這話,葉寒一驚,趕緊用手去擦了下,日哦!還真的流鼻血了,看著手上麵的血跡,葉寒站起來尷尬一笑,不過葉寒這一站起來,尷尬隨之而來。

“你混蛋,轉過去!”燕淩嬌氣的渾身發抖,眼中殺氣四射。

葉寒低頭一看,頓時恨不得給自己兩個耳光,隨後他訕訕笑道;“這個,我晚上吃上火的東西吃多了,這是正常反應,燕大美女,你已經好了,那個……我就不多留了,下次痛經記得找我,免費幫你治療,這是我做醫生的責任,不用送了,拜拜!”

說完這話,葉寒一下子就溜了,他孃的,這次丟臉丟大了,剛才太入迷,竟然連鼻血都流出來了都不知道,想到這裏,葉寒的臉就一陣火辣辣的疼,太丟人了。

不過葉寒不知道,在他身後,燕淩嬌已經被氣的在別墅裏麵四處找槍了!

看著葉寒離開,燕淩嬌最終還是放棄了拿槍去追葉寒的衝動,她有些無力的倒在沙發上麵,一臉迷茫,對於葉寒,說實在的,她不知道該怎麽來形容她對他的感覺。

從他們兩人第一次接觸開始,那時,燕淩嬌僅僅是對葉寒很好奇,想探究他身上的秘密,不過隨著瞭解的越深,關注的越久,她感覺自己已經被葉寒身上那種神秘氣息給吸引住了,無法自拔,特別是葉寒這段時間沒有在山海市,她發現自己有時竟然會時不時的想起這混蛋。

有了這種念頭之後,燕淩嬌很害怕,一股腦將收集起來有關於葉寒的資料全扔了,不過這樣做非但沒有讓燕淩嬌好受一些,反而讓她更加崩潰,所以,剛纔看到葉寒的時候她才會冷著一張臉,其目的就是不想和葉寒再有什麽接觸。

但是,世事難料,一次痛經讓他們兩人再次有了更親密的接觸。

想起剛才那個男人的那張臉,燕淩嬌深深的歎息了一聲,眼神迷茫,她到底該怎樣來處理這種讓她頭疼事情?因為家裏麵的關係,她已經是訂過婚的女人了,雖然她很討厭那個訂婚的物件,但是不管是因為家裏麵還是她自己,她都沒有自我選擇的權利。

生活在那個圈子裏麵的人,“自由戀愛”這幾個字對他們來說是一種奢侈品,甚至想都不能往這方麵去想。

更何況,葉寒的身邊已經有女人了,難道要讓她堂堂燕家的女人去插足做那第三者?

想著想著,燕淩嬌慢慢的閉上了眼睛,別墅裏一種孤寂感頓時彌漫開來。

離開燕淩嬌別墅之後,葉寒直奔自己的家裏而去,剛才太他孃的丟人了,本來暗地裏偷看是不會被發現的,哪知他這鼻子很不爭氣的暴露了他。是避免不了的,在酒後交談的過程中,葉寒從趙橫天的口中知道了這個世界上有那麽一群修煉者,他們要比普通人強大百倍,甚至更強。而且修煉者也有境界劃分,最弱的境界是氣感,然後是培元、任督,還有屬於傳說中的三花聚頂,至於是否還有更高的境界,就連趙橫天也不清楚。離開趙橫天家的時候已經很晚了,走在街頭,晚風習習,葉寒的酒意也清醒了許多,回到家中的時候葉輕已經趴在桌子上睡著了,沒有回到自己的房間睡覺,見此,葉寒心...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