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富婆就一個訴求

個六十多歲的女人,穿了身短袖運動服,微笑著看向鏡頭,看樣子是在某個景點拍攝的。“我姓羅,照片上的是我母親。”衛綿接過照片時正巧看到了那後麵的生辰八字,一共有兩個。羅浩言簡意賅,“下麵那個是她的生辰八字。”衛綿就注意過羅浩日角塌陷,可見其父親已經過世,而且時間不超過三個月,再看上麵那個八字就能知道,是他父親的。“羅先生要算什麽?”羅浩冰冷的眼神中透著一絲譏誚,“我想算算我母親會不會再婚,如果再婚,是...但因著門口有個剛才丈母孃坐過的凳子,把衝動的童磊絆了一下,發出巨大的“哐當”聲,驚醒了沙發上的那對野鴛鴦。

兩人借著外麵微弱的光亮看到了閃著寒芒的菜刀,立刻嚇得大叫起來。

童磊動作飛快的爬起來,朝著往門口跑的姚哥砍了過去。

“救命啊——”

“老公、老公不要啊——”

孫倩雪慌忙從沙發上爬起來,就想攔在童磊前麵,她這會兒也顧不上自己會不會被砍了,就想衝上去把人救下來。

然而她究竟是慢了童磊一步,等她抱住童磊大腿時,他第一刀已經砍在了姚哥肩膀上。

“啊——”

這時外麵的動靜終於引起了側臥老兩口的注意,他們急急忙忙從屋裏衝出來,就看到了亂作一團的客廳。

孫父看到拎著刀的女婿,再看到抱著他大腿的女兒,還以為被砍的是自家女兒。

著急忙慌就要去奪童磊手裏的刀,他往前走了兩步纔看到另一個男人。

孫父一下子呼吸急促起來,這下子他還有什麽不明白的。

“住手,大磊,快住手,有什麽話好好說,我和你媽都會給你做主的,你快住手啊孩子!”

經過孫父和孫母,再加上孫倩雪的拚命阻攔,總算攔住了童磊繼續砍下去,但剛剛趁亂,他也砍了那狗東西好幾刀,隻是並不太嚴重而已。

等孫父終於從童磊手裏把刀搶了下來,立刻打了120,恰巧救護車就在這個小區,立即過來把人送去了醫院。

見人被救護車拉走了,孫父迴頭。

“啪”

這是他第一次動手打女兒,隻覺得老臉都要丟盡了。

童磊也被警察帶走了,隻不過跟之前不一樣的是,姚哥隻是受傷,並未喪命。

他被人砍了當然不能算完,一開始就咬死了,要讓童磊蹲監獄。

當時孫家父母也在場,知道這件事是自家理虧,是他們沒教好女兒,讓她背著丈夫偷人,隻能來迴奔波求人,讓姚哥手下留情,自家願意賠償之類的。

姚哥被求了幾次,氣也消了大半,而且是他跑去家裏偷人家老婆,說出去也確實不好聽。

他還是個國企幹部,這樣的事情要是鬧開了,對他一點好處都沒有,隻能啞巴吃黃連,要了些賠償就算了。

至於童磊那邊,受害人都不追究了,他在看守所待了段時間就被放了出來。

童磊出來後,孫家父母立刻帶著女兒來求他原諒,但這麽多天過去了,他早已經冷靜下來。

此時再看孫倩雪也沒了之前的溫情,反而如同看剛吃過屎的蒼蠅一般,惡心無比。

良久以後,童磊才開口,“第幾次了?”

孫倩雪滿臉是淚,卻還是賭咒發誓是第一次。

第一次就被他碰上了,保證以前從來沒有過。

童磊聽了沒說話,至於相不相信,隻有自己知道了。

孫家父母的意思是女兒已經知道錯了,想讓兩人繼續好好過日子,以後孫倩雪保管不會再犯了。

但童磊卻不願意了,他要離婚,非離不可。

無論孫家父母怎麽求,他都不同意繼續生活在一起,老兩口怕這離婚的原因一傳出去,女兒根本不用做人了。

於是三人商量過後,決定在錢財方麵補償童磊,孫倩雪淨身出戶,兩年前結婚時孃家陪送的所有東西都留下,就連彩禮錢都會退迴來。

孫家隻有一個要求,請童磊看在這幾年感情的份上,把離婚原因對外保密,給他們孫家留最後一點顏麵。

童磊看著老兩口這段時間花白了不少的頭發,心裏也不好受,要是一開始他肯定不答應的,但這麽長時間過去也早就冷靜下來,就點頭同意了。

等隻剩他自己時,童磊終於想明白了大師讓他把嶽父母接過來的意義,大概就是怕他衝動之下做了不能挽迴的事。

如果當時沒人攔著,他知道自己的性格,不把對方砍死不能罷休。

真的砍死了,等待他的是什麽,就不言而喻了。

他想著之前的卦金還沒給,辦完離婚手續就往算命館去,卻發現隻有前台在。

“大師早就知道你會過來,留了口信,說你命中最大的劫難已經過去了,後麵是一片坦途,還說你的正緣在家鄉,以後的發展也都在那邊。”

童磊反複咀嚼著衛綿的這句話,這和他最近的想法不謀而合,在清平這地方經曆了妻子的背叛,他越來越不喜歡這裏,想要迴老家去,但還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不甘心。

但有了衛綿這番話,他才更堅定了自己的信心。

童磊直接給衛綿轉了十萬,之後賣掉房子,帶著對未來的希望,踏上了迴老家的路。

其實童磊的命格很好,過了這一劫後,他往後真的是一片坦途。

因為他的下一任妻子是個富婆,真真正正的富婆,開連鎖教育機構的那種,年收入至少幾千萬。

說是富婆,其實對方年紀並不大,和童磊是同年的,隻是長相一般。

富婆也是離婚的,上學時就喜歡童磊,沉迷於他的顏值無法自拔,倒追了很長時間童磊才答應,後麵富婆專門為他買了棟別墅,麵積就有兩千平,室內更是裝修得無比豪華。

富婆就一個訴求,希望童磊跟她結婚,然後長長久久的生活在一起。

後麵兩人也確實如此,一直生活的很幸福。

————

而這時的衛綿,已經再次來到了港城。

之前她從天眼中看出,兩個月之後李敏傑會對李天琦動手,距離那時還有兩天,衛綿就已經到了港城。

清平這時已經冷了,可港城仍舊是溫暖的,大街上穿著短袖短裙的比比皆是。

衛綿步履輕盈的走在港城街頭,再次變成了購物狂人。

把她上次覺得好用的、好看的、好玩的都重新買了個遍。

一直等到李敏傑即將動手的前一天晚上,她才給李伯淵打去電話,告訴他自己來的目的。

也是順便告訴他,如果要清理門戶的話,這也是個機會。

李伯淵聽完衛綿的話,久久沒有言語。

他以為這件事已經定下來了,卻沒想到某些人還有不該有的心思,這讓他覺得難以接受。

可再難以接受也要接受,他之前就當著所有人的麵說過,如果有人敢動手腳,絕不輕饒。

這次,也算是李家清理門戶了!0�2�0�2�0�2����С��Ҫ�Dz���Ū�����԰і|���Iޒ������֪ͨ�ң������^�������0�2�0�2�0�2�0�2���Ǿ�̫�x�x���ˣ����0�2�0�2�0�2�0�2���� �f�l�d���Գ���^�����D�rϲ���Խ�����������Ͱ��k�����Y��Ҫ�ĵ��߶��Iȫ�ˣ�ֱ���õ����Σ����h���ȵȣ�߀�кܶ�ֱ���O�䶼�ǬF�ɵġ��0�2�0�2�0�2�0�2���������l...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