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殲8C,首開戰果!

吧,要是還不開竅,那就隻能尊重並祝福了。最終周書萬還是拗不過張漫,讓後者小跑著去食堂買飯了。“奇怪……她平常都是讓我去的啊,今天是怎麼了……”周書萬看著張漫離開的背影有些不解地嘟噥道。“呃……”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類似情況的吳懿範手扶額頭嘆了口氣。“怎麼了嗎?”周書萬聽到了吳懿範的嘆息,還以為是常浩南的模擬出了什麼問題,連忙湊過來,但螢幕上似乎和剛才差不多,仍然是一堆他並看不太懂的程式碼和資料。這下...第206章

殲8c,首開戰果!

“我專門找來錄影帶,看過這種飛機在香洲航展的飛行表演。”

縮回身子的伊斯拉姆搓了搓被冷風吹的有點發僵的麵頰說道:

“我一度以為那段影片加了特效,簡直……令人難忘。”

這一句有些突然的誇獎讓坐在第三排座位上的兩名華夏飛行員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這次出國行程很急,上級並未專門強調保密紀律,所以他們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和友軍飛行員聊詳細的飛機效能。

還是陳家亮給出了個有點僵硬的回答:

“確實很不錯,我們剛接裝第一次飛行訓練,低空拉桿的時候我自己都嚇了一跳。”

“所以它確實是一種截擊機對吧?”

或許是擔心有些歧義,伊斯拉姆在翻譯結束之後又加了一句:

“我是指,一般來說,飛機效能的優勢範圍都比較有限,尤其是很難同時兼顧高速度段和低速度段。”

這句話又給後麵的倆人出了個難題。

陳家亮的臉已經快僵住了。

“呃……我們華夏有非常優秀的飛機設計師,他們在保證飛機截擊效能的前提下,對低空低速做了最佳化,你大可以放心。”

與此同時,幾千公裡外,已經準備睡覺的常浩南突然沒來由地打了個噴嚏。

……

在獵蝠行動一切準備就緒之後,並沒有等待太長時間。

1997年2月6日,星期四,農曆臘月二十九,華夏的除夕。

三倍音速中隊的米格25,又來了。

海拔5374米的雷達站在對方起飛的第一時間就捕捉到了目標,然後透過兩國之間剛剛建立的交流機製報告給了斯卡度基地。

畢竟是第一次不太熟練,還是耗費了一點時間。

不過問題不大。

早已經穿好全套飛行服待命的鄭良群和陳家亮在接到命令後,以最快的速度爬進座艙。

飛行前檢查早就已經由跟著一起過來的航空工業集團工作人員完成,旁邊穿著巴方軍裝的華夏地勤人員也已經經過強化培訓,等待發動機啟動後迅速撤走了電源車和氣源車。

一切都進行得有條不紊。

大約五分鐘後,幾乎在地麵雷達站彙報那架米格25在afghanistan的領空內轉向,準備進入巴方領空的同時,兩架純白塗裝、機身表麵隻刷著01和02低可視度編號的殲8c飛機輕盈地離地升空。

為了保證更好的飛行效能,鄭良群特地要求每架飛機在起飛時隻攜帶兩枚霹靂11。

按照他的想法,擊落米格25的難度主要在於克服速度和高度,所以如果4發導彈都打不中目標,那再來四發也一樣不行。

還不如去掉一些載荷,讓飛機能飛得更高一些。

按照之前巴方製定的計劃,兩架飛機很快飛到預定的攔截空域中,等待下一步的命令。

“獅鷲小隊,目標已經越過興都庫什山脈,預計接敵時間140秒後。”

無線電中傳來簡短的英語口令。

本次行動中,兩架殲8c會偽裝成伊斯拉姆的第9中隊飛機,所以代號也改成了9中隊的“獅鷲”。

“獅鷲01(02)收到。”

兩人幾乎一齊回答道,同時開啟雷達,準備進行攔截作戰。

一切似乎都在按照最初的計劃進行。

20秒後,那部臨時更改了部署位置的火控雷達捕捉到目標。

操作倉裡,阿爾沙德·汗上尉將雷達切換成了跟蹤模式,上次險些釀成大禍的他這次決定洗刷自己的恥辱。

然而……

5秒鐘之後,本來已經完成鎖定的雷達突然丟失了目標。

被驚出一身冷汗的上尉連忙切回搜尋模式,發現目標之後重新進行鎖定。

又是5秒鐘後,雷達又一次丟失了目標。

阿爾沙德覺得自己馬上就要暈過去了,他連忙拿起電話,向指揮中心報告了情況。

“卡蘭巴爾無法跟蹤目標!重複,卡蘭巴爾無法跟蹤目標!”

原本氣氛還算輕鬆的指揮中心裡瞬間緊張起來。

兩架殲8c也在隨後收到了資訊,由於火控雷達無法鎖定目標,因此那架米格25也並未改變方向,而是繼續按照原來的高度和速度飛行。

這段英語並不在預先定好的指揮口令之中,鄭良群隻聽懂了其中幾個單詞,但從無線電那邊急切的語氣中,他知道自己擔心的東西來了。

“報告目標方位,準備進行攔截。”

說話的同時,鄭良群已經把節流閥直接推到了最大加力狀態。

“那些花活果然不靠譜,最後還是要拚高度和速度。”

他內心這樣想道。

好在雷達站那邊並沒有驚慌失措,很快報告了新的目標方位。

在第一次收到截擊指令的160秒後,兩架飛機總算出現在了那架米格25的側前方。

比預計的接敵時間晚了20秒,並且方位也不是正對頭。

不過還有機會。

在距離目標20公裡的距離上,鄭良群把火控雷達從搜尋模式改為跟蹤。

1472雷達的反應速度很快,按照過去打靶的經驗,幾秒鐘後,hud上就會出現準許發射的字樣。

然而兩架飛機的雷達也在幾秒鐘之後丟失了目標。

“嗯?”

幾乎已經要扣下導彈發射扳機的鄭良群一時間也有些發懵。

僚機那邊也報告了相同的情況,在鎖定幾秒鐘後目標就會丟失。

“fxxk……”

鄭良群下意識地說出了自己學過的唯一一個表達強烈情緒的單詞。

此時他的飛機已經來到了比那架米格25還要更快一點的馬赫速度和稍低一些的21500米高度,但如果再等一會的話,就會錯失最有利的角度。

“我可以試著飛一個躍升,用機炮試試看。”

陳家亮提出了一個有些瘋狂的計劃。

畢竟高度隻差500多米而已,理論上完全可以拚一把。

唯一的問題是,動力躍升並非正常的飛行方式,再加上飛行過程中還要開炮,很可能導致機毀人亡。

“不,我們還有別的辦法。”

無線電裡麵出現了一個有些陌生的聲音,鄭良群花了大概半秒鐘時間辨識出是一名來自電科14所的雷達工程師。

由於殲8c還處在試用階段,所以這次除了地勤之外,還帶來了不少廠所方麵的技術人員。

“在多功能顯示器下麵,應該是右數第二個,有一個標著‘抗幹’的按鈕,按下去試試。”

因為接裝飛機才一個月時間,所以就連作為試用骨幹的鄭良群也沒測試過這架飛機的全部功能。

不過他還是照做了。

然後再一次嘗試鎖定目標。

此時兩架殲8c距離目標已經隻有大約16公裡距離,但馬上就要進入尾追狀態。

好在雷達跟蹤狀態穩定。

幾秒鐘過去,沒有丟失目標。

hud上出現了“準許發射”的字樣。

隨著兩名飛行員扣下扳機,兩發霹靂11拖著濃煙和烈焰從發射架上射出。

載機賦予的巨大初速度讓他們很快加速到了比紙麵資料更快的馬赫。

與此同時,坐在米格25機艙裡的飛行員帕拉克·喬普拉少校已經沒有了剛剛的從容。

他這次任務所攜帶的是經過美軍最新改進的吊艙,除了和之前一樣的偵察功能之外,還可以對火控雷達進行自適應方位乾擾。

簡單來說,就是可以透過旁瓣乾擾對電磁波進行欺騙,讓雷達鎖住一個錯誤方位上的假目標。

當然,這種目標不像真的飛機一樣可以穩定存在,所以對方的雷達很快就會脫鎖,不會傻乎乎地朝著假目標發射導彈。

但也足夠了。

剛才他已經靠這個功能躲開了兩部雷達的鎖定。

然而現如今機艙裡麵此起彼伏的報警聲卻明明白白地在提醒著他,飛機已經被鎖定了。

而且訊號來源位於跟自己同一高度的三點鐘方向。

喬普拉的第一個念頭是:

“他們有能飛這麼高的飛機?”

巴空軍的那幾種裝備他簡直如數家珍,絕對不可能存在飛到20000米高度的東西。

第二個念頭則是:

“他們的雷達怎麼這麼快就破除了乾擾?”

不過這個要命的功夫,他也顧不上思考更多東西,趕緊按照躲避空中攔截的標準操作,朝9點鐘轉向並降低高度。

米格25的座艙視野很差,他看不到飛機後麵的情況,但r的警報聲卻從未停止過。

顯然對方不僅飛行高度足夠,就連速度也能跟上他。

而他甚至還不知道跟在自己後麵催命的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恐懼逐漸開始覆蓋喬普拉的理智。

作為米格25飛行員,他從未經歷過如此的生死關頭。

“如果被擊中……”

喬普拉知道,全世界沒有任何一種彈射座椅能在兩馬赫速度下保住飛行員的性命。

即便是最先進的k36dm,安全彈射上限也隻有馬赫。

他害怕了。

在被命中前的最後時刻,米格25把高度和速度降低到了一個相對安全的水平。

緊跟在後麵的鄭良群看到了目標被命中時發出的火光,在飛過去之後竟然發現對方飛行員還跳了傘。

“我想,可以派一支搜尋隊去看看,對方飛行員還活著,而且……”

他轉頭看向正在旋轉並下墜的敵機殘骸:

“而且目標最後降低了高度和速度,殘骸有可能比較完整。”

電臺那邊的指揮大廳裡早已經是一片歡騰。

稍稍冷靜下來之後,華夏空軍的領隊少將找到了剛剛從他手裡把話筒搶過去的那名電科14所工程師。

“小郭,你剛才讓老鄭按下去的那個按鈕怎麼那麼厲害?”

被叫做小郭的工程師此時顯然也是興奮的很,直接賣起了關子:

“這就要從我們幾個月前看到的一篇控製學論文說起了……”

幾千公裡外正在和周莉一起包餃子的常浩南又一次沒來由地打了個噴嚏。

(本章完)失,尤其是在有一定攻角的情況下。雖然對於發動機的紙麵最大推力影響不大,但卻能夠明顯改善惡劣進氣工況下的效能和穩定性。這是殲8-3目前最需要的。“隻有小孩子才做選擇……”作為一個成年人,他自然是想全都要。但是另一方麵,常浩南哪怕在重生之前都從未接觸過射流縫相關理論。這對於他來說是全新的知識。由於目前係統正在進行的專案隻考慮了修改葉片形狀,所以要想臨時加入一個新的自變數,就得完全依靠自己。以常浩南如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