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安排一班專機!

是一陣咬牙切齒,如果沒有常浩南這一組橫插一腳的話,他的那個設計本應是鶴立雞群的。與此同時,常浩南也已經結束了自己的展示。按照習慣,評審老師還要把各組的設計說明帶回去完整地看一遍,畢竟大多數人設計出來的成品本身都完全沒眼看,隻能透過設計過程的正確與否來判定分數。不過已經沒有人會懷疑他們這一組會拿到最高分,甚至是滿分了。由於整個教室裡的氣氛都已經被帶動起來,劉洪波乾脆宣佈課間休息,等大家情緒平復一些之...第209章

安排一班專機!

常浩南重生之後的第一個新年就在這樣有些平淡的氣氛中過去了。

原本他是打算在家裡呆過元宵節再返校的。

但如今的局麵不允許他下線這麼長時間。

畢竟能力越強責任越大。

有太多地方都需要常浩南的幫忙了。

……

初三晚上,一家人吃飯完後正在看電視的時候,電話鈴聲突然響了起來。

去接電話的是周莉。

“喂,哪位?”

起初常浩南並未在意,畢竟把電話打到家裡麵的,基本上要麼是親戚,要麼就是有同事找常援朝或者周莉。

他認識的人裡麵應該並沒有人知道家裡的號碼。

不過母親緊接著的下一句話就讓常浩南呼吸一滯:

“是,常浩南他在。”

“……”

穿越九個多月,這熟悉的感覺又回來了!

是臨時加班的味道!

果然,又過了幾秒鐘之後,就聽周莉又說道:

“那我把電話給他,您稍等。”

然後她用手捂住話筒,看向沙發上的常浩南:

“小南,有個叫易元和的人,說自己是航空工業鎬京603所的工程師,有急事要找你。”

常浩南表情複雜地點了點頭,同時起身接過了話筒。

“易總師,新年快樂啊。”

“新年快樂,小常同誌。”

電話那邊易元和的聲音也有些不好意思。

畢竟哪怕是按照他們的工作日來計算,這大年初三也纔到假期的一半。

更何況常浩南還是個學生,享受的是學校那邊的寒假。

“實在不好意思,大過年的還得打擾你……”

“易總,咱們之間就不要見外了。”

常浩南苦笑著回答道:

“如果不是有什麼急事的話,估計您也不會大費周章地去找到我家裡的電話吧?”

他剛剛才依稀想起來,在大一入學之前,填檔案的時候會有一項家庭電話號碼的內容。

不過這需要去調檔案才能查到,加上這還是春節假期,學校的行政人員應該是不上班的,要想查檔必定相當費事。

“那就感謝小常同誌的理解了,確實是有急事,關於之前我們做過的那個防除冰係統和適航審定標準的。”

“唔……”

聽到這裡,常浩南心中突然有了一個猜測。

這件事情很可能跟自己剛回家那天看到的飛機墜毀事件有關——

因為如果從調查的角度出發,那當然有很多種導致空難的可能。

但要是真的把積冰問題作為出發點的話,那事故特徵其實非常符合降落過程中機翼結冰厚度超過閾值,同時防除冰係統工作不正常導致一側機翼失去升力的情況。

而眼下正在如火如荼地搞新舟60,還準備把這一型號打入歐洲市場的603所和172廠,顯然會對這次疑似冰害事故非常重視。

唯一讓他有些疑惑的是,華夏總體上是個冰害不算嚴重的國家,運8的惡劣記錄單純是因為原始設計實在糟糕。

況且新舟60距離真正定型還有一段距離,之前也已經做過了四類冰害條件下的試飛。

這件事情似乎並不急在這幾天。

不過無論如何,就算新舟60並不是個涉密專案,在電話裡談太多技術問題顯然也不是什麼好的選擇。

“那麼,具體需要我來做什麼?”

常浩南直入正題。

“科工委那邊明天會安排一架從柳城到鎬京的航班,你過來之後我們再詳談。”

易元和顯然也不準備在這個時候聊太多。

“科……”

常浩南有些意外,那三個字差點就脫口而出。

科工委並不是新舟60型號本身的主導方,能讓他們特地動用資源安排飛機,說明背後恐怕還有更多的事情。

這讓常浩南心中僅存的一點怨氣也化為了好奇和期待。

“好吧,那我們明天見。”

常浩南說完之後結束通話了電話。

“小南,是……學校那邊有事?”

站在身後的周莉小心翼翼地詢問道。

“啊,對,專案那邊有緊急情況,叫我明天回去。”

看著母親的表情,常浩南心中生出幾分歉意。

畢竟這次他算是時隔一年纔回家,但卻隻呆了不到一週。

剛剛還在床上坐著的常佳瑤聽到這句話之後,也突然跳下床跑回了屋子。

從常浩南迴來之後,這小妮子就不知道怎麼了,在自己房間裡麵待著的時間特別長

“我覺得這是好事。”

旁邊的常援朝看問題的角度倒是不太一樣:

“像我以前在刑偵的時候,不也經常放假或者半夜的時候被叫走?現在當內勤坐冷板凳了,這纔算是安生下來。”

“所以人家在這種時候把小南叫回去,除了說明情況確實緊急之外,也說明重視他嘛。”

“伱還好意思提以前。”

周莉回頭瞪了常援朝一眼:

“我生小南的時候你都不在醫院……”

感受到妻子怨唸的後者趕緊咧嘴一笑,縮回了沙發裡麵。

不過剛剛那番話顯然說服了周莉。

常援朝快50歲的年紀考慮的自然是穩穩當當結束職業生涯,但常浩南才二十出頭,正是年輕要往上拚的時候,確實不能放過到手的機會。

“明天走的話……那我現在就去給你買票,是到京城麼?”

周莉說著走到門口,從衣架上取下來了自己的外套。

“不用買票。”

常浩南擺擺手製止了正要出門的母親:

“時間很緊,我明天直接坐飛機走。”

衣服已經穿到一半的周莉動作當即停住了:

“坐飛機?那……那得挺貴的吧?而且,去京城的飛機好像也不是每天都有。”

“沒關係,會……會有一趟臨時安排的飛機過來,我到時候坐那一班就好。”

聽到這個解釋的周莉明顯地愣了一下。

剛剛縮回去的常援朝也重新坐直了身子,回頭看向還站在電話旁邊的常浩南。

二人的眼神中都多了幾分震驚。

當然不是因為坐飛機這種事情。

在他們看來自家兒子都已經在設計飛機了,那坐飛機還不是跟吃飯喝水差不多。

重點在於那個“臨時安排”。

一般來說,返校的路費那肯定是要自己掏錢的。

當然,這畢竟是在假期中間把人叫走,上麵直接負責給常浩南解決行程問題倒也合理。

不過在小縣城的體製內工作半輩子的夫妻倆,所能想到的最多也就是給報銷路費。

那畢竟還是事後的,得先自己掏錢墊上,等回去之後拿著車票才能把錢領到手,其中的過程往往還不那麼順暢。

趕上個不做人的出納或者財務,卡上幾個月甚至半年都不奇怪。

所以周莉剛剛才張羅著去買票的事情。

但常浩南這次直接告訴他們——

有飛機,而且還是專門為了他的行程安排的。

老兩口自然沒有包機的概念,在他們的理解裡麵,這可就是專機了。

得是啥樣的人纔能有專機啊?

這個問題夫妻倆其實是並不清楚。

但至少他們接觸過的最大的官,柳城市的書記,肯定是沒有的。

而麵前的兒子卻有了。

許久之後,周莉把衣服掛回到衣架上,表情裡麵的驚愕仍然沒有完全消失。

“你爸說的對,小南啊,你是出息了……”

(本章完)進行過帶4發pl8近距空空導彈飛行的測試。根據當時的結果,導彈對舵麵效率產生的不利影響處在可以接受的範圍之內。不過阿斯派德是一種體積和重量都很大的超視距空空導彈,對於華夏航空工業來說,還是第一次接觸到與之相關的設計問題。正如剛才常浩南所說,高速大迎角下的氣動力分析目前還是以經驗為主。既然以前都沒見過,也就談不上有什麼經驗,更遑論進行分析了。跟新舟60那時候的情況類似,涉及到舵麵的問題單靠吹風洞很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