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滿門抄斬

不久,而且蘇漓的身份……若是讓那李睿撞破了,隻怕是要出大事的啊!“表少爺怎麽可以隨便闖進我們少爺的院子當中,二小姐,這事情要是讓老爺知道了……”“讓父親知道了又如何?”蘇念娥冷哼了一聲,麵上帶著一些個諷刺,此時的她,和往日裏的那個溫婉懂事的形象,是完全不懂!“表哥又不是什麽外人,再說了,同為男子,難道表哥還不能夠進漓哥哥的院子了不成?崔嬤嬤說的這個話,還真的是有些可笑!”崔嬤嬤聞言一怔,隨後不敢相...“轟隆!”一抹閃電撕裂了夜空,大雨滂沱。

“夫人,咱們回去吧,身子要緊啊!”沈家主院外麵,跪著一個女人,女人麵色蠟黃,一雙眼睛深深地凹陷了進去,一副久病未愈的模樣。

她身旁站著一個給她打傘的婢子,那婢子都快要哭了,苦口婆心地勸導著女人,可女人就好像沒聽到她的話一般。

“夫人……”

“吱呀。”婢子的話還沒說完,便聽到了主院院門開啟的聲音。

那一直靜靜跪著的女人,忽地抬起頭來,眼睛裏折現出了一抹希翼的光芒,看向了那邊。

“玉兒,小心。”沈長青半摟著一個眉眼嬌俏的女人,出現在了女人的麵前。

李子衿顧不上其他的,她手腳並用地爬了起來,到了那二人麵前,道:“相公!”

沈長青聞言,抬眼看了她一下,眼神裏,是說不出的複雜。

“呀!”沈長青懷裏的那女子,像是被李子衿嚇到了一樣。

“姐姐怎麽這麽一副模樣!?”那叫玉兒的女子,似乎好半天才辨認出此人是李子衿,驚訝地出了聲。

“求相公救救李家!”李子衿好像沒聽到那玉兒的話一般,走到了沈長青麵前,直愣愣地又跪了下去!

“你這是做什麽!?”她的動作,嚇了那沈長青一跳。

沈長青重重地拂袖,麵上有些惱怒。

“相公,我父親母親也是相公的姨母姨父,相公就算不看在我的麵上,也請看在骨肉親情的麵上,不能讓父親母親就這樣去送死啊!”李子衿神色有些激動,最後甚至整個人都顫抖了起來,對著沈長青,重重地叩了下去。

“我早已與你說過,李家犯的是死罪,若是我強行參與,隻怕咱們這一家子人也要牽扯進去,你為何……”

“隻求相公幫我遞一句話到宮裏,讓我有進宮的機會便可!相公……”李子衿猛地抬起頭來,她知道沈長青不願參合進去,已經想了萬全之法,偏沈長青不願意見她。

她在這院中,已經跪了一個下午了。

一直到了此時,沈長青才摟著薑墨玉出現,淋了這麽久的雨,李子衿已經感覺頭昏腦漲了,可她此時,顧不上那麽多!

“李家!?”沈長青沒說話,倒是一旁的薑墨玉開了口。

李子衿看了她一眼,並沒有開腔搭話的意思。

薑墨玉眼中劃過了一抹怨毒,卻用一種極為天真的語氣,說道:

“李家月前不是已經被滿門抄斬了嗎?聽說上上下下無一活口,就連那剛出生不足一月的嬰孩也沒逃過……姐姐這是不知道嗎!?”

“轟隆隆!”雷聲劃破天際,也像是劃過了李子衿的心中。

她瞪大著眼睛,不敢相信地看著那薑墨玉。

“玉兒!”沈長青忍不住嗬斥了一句,然而,他卻並沒有反駁那薑墨玉的話。

他頓了片刻,眼帶憐憫地看向了李子衿,道:

“子衿,這事兒不是我有意瞞著你,而是……”

“噗!”李子衿的身子猛地朝邊上一歪,一口黑血噴湧而出。

“呀!”薑墨玉像是受驚了一般,一下子鑽進了沈長青懷裏。

“沒事沒事!”沈長青皺眉,看了那地上的李子衿一眼,眼裏帶著一抹厭惡。

“做什麽呢,還不趕緊扶著夫人回別院去!”他冷聲怒喝,看向了那原本替李子衿撐著傘的婢女。

“沈長青!!!”李子衿的聲音,淒厲地響了起來,她像是用盡了渾身的力氣,才吐出了這麽三個字一般。聽到了這麽一句低語,她猛地抬起頭,耳垂便與秦夜寒的唇瓣擦過!蘇漓腳下一軟,忍不住後退了幾步,險些摔到了去,還是旁邊的黃培山眼疾手快,扶了她一把,才避免了她摔個狗吃屎。蘇漓滿臉震驚,皇帝真的是……這周圍還這麽多人呢!她因為心虛倒是沒有注意到,秦夜寒的身影將她整個籠罩,周圍的人看著,不過是秦夜寒給她說了一句悄悄話罷了。並沒有看到那火熱的一幕。“嗬。”秦夜寒那張常年沒有任何表情的臉上,一瞬間出現了一抹短...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