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5章 威脅

副吊兒郎當的樣子。“這位公子,可是有什麽事?”成家門外有個守門的小廝,看到蘇漓大咧咧地就往這邊走了過來,便楞了一下,剛一開口,見那蘇漓竟然不管不顧地繞過他,就準備進府。“誒誒誒,公子,你這是做什麽呢?”小廝的瞌睡一瞬間就醒了,忙不迭站起來去攔住那蘇漓!“這位小哥,煩勞你跟府中稟報一下,我們少爺是來道歉的。”崔單見狀,上前一步攔住了小廝。那小廝一愣,道歉?現在的人連道歉都這麽橫的嗎?就在他晃神的一瞬...姿態放到了最低,甚至於連剛才那一副質問的架勢,都保不住了。

她難以想象,若是秦漠州今日真的這麽做了,她會變成什麽樣子。

隻怕是要淪為整個京城的笑柄了!

“王爺!王爺,念娥知錯了,求王爺責罰,王爺你不能不要我啊!你不是曾經說過,念娥有一雙會說話的眼睛,你最是喜歡不過了嗎?……”

她是又哭又鬧,拽著秦漠州的衣袍,是無論如何都不願意放手。

然而不管她說什麽,秦漠州都隻是冷著臉,高高地俯視著她,麵上沒有一絲一毫的表情,就好像是全然沒有看見她這個人一般。

蘇念娥見狀,整個人都瘋了,她瞧著秦漠州不理她,隻能夠將目光移到了蘇漓的身上。

“蘇漓!姐姐,妹妹知錯了,姐姐放過我吧,你什麽都有了,可是我今日若是不能夠跟著王爺離開的話,我就毀了啊!姐姐!”她滿臉都是淚。

那淚水將她麵上的妝容給糊了一臉,看起來更顯得狼狽,頂著一張大花臉,看向了蘇漓。

蘇漓看著她這樣,忍不住冷笑了一下。

這個時候又想起來她是她的姐姐了。

蘇念娥這個人,真的是學不乖!

“姐姐?在你眼中,我不過是一個人盡可夫的女人,你什麽時候把我當成是你的姐姐了?”蘇漓嗤笑道。

蘇念娥看著蘇漓也是這樣的一副表情,整個人是徹底的慌了。

隻是蘇漓和秦漠州不一樣,她還願意和蘇念娥說話,蘇念娥看來,這便是還有迴旋的餘地。

“不是這樣的,姐姐,是我說錯話了,我從來都沒有這個意思!”她拚命地想要說服蘇漓。

“對,你隻是單純的把我當成個傻子而已,有用的時候就叫姐姐,放低了姿態,沒用的時候呢,我就是你口中的賤人了,你想怎麽說就能夠怎麽說的。”

蘇漓說完,還扭過頭,對那蘇念娥微微一笑,道:

“蘇念娥,在你眼中,我竟是一個脾氣性格這麽好的人?”

蘇念娥麵上僵硬,頓時不知道說些什麽纔好了。

好在蘇泰清楚,秦夜寒乃是貴客,這邊安排了許多下人伺候著,蘇念娥氣勢洶洶地衝過來的時候,便已經有人去找蘇泰去了。

就是怕蘇念娥會鬧出些個什麽事情來。

蘇泰來的很快,進門之前,正好就聽到了蘇漓的這一番話,他麵容不由得變了一瞬。

蘇漓這一段時間內,對他和蘇念娥的態度都很是不錯。

甚至可以說,沒有蘇漓的話,就沒有今日的這一門親事。

蘇泰已經不是從前那個被李氏和蘇念娥矇蔽了的人了,經曆了這麽多的事情,若是他還不清醒的話,隻怕如今的蘇家,都已經不存在了。

他清楚,必然是蘇念娥說了什麽極為過分的話,蘇漓才會如此的。

思及此,蘇泰的表情就變了一瞬。

“蘇漓!”卻不想,他這麽猶豫了一瞬,裏麵的蘇念娥就徹底的瘋狂了,這樣的瘋狂,令得外麵的蘇泰都忍不住抖了一瞬。

“無論如何,我也都是你的妹妹,這是你否決不了的事情!你若這麽眼睜睜地看著,父親不會放過你的!”同吃飯飲酒如何?”蘇漓見他神色古怪,眼中劃過了一抹神色,假如她剛才沒有看錯的話,謝宇賢露出來的右手手腕之上,似乎有些傷痕。傷痕……這出現在了謝家這一輩最優秀的子孫身上,實在是不合適。蘇漓想到了一些什麽,卻不好開口問。有時候所謂的最優秀的子孫,說不定身上的擔子也就更重了。謝宇賢……隻怕是因為上一次秋闈,名次落在了她之後,在謝家遭了責罰。這看似風光的嫡長子,似乎日子也沒有那麽好過,尤其,是生在了謝家這...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