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6章 絕不碰一下

來,那無比壯碩的胸膛。此人生了一雙勾魂奪魄的狹長的眼,邪魅入鬢,薄唇的顏色極為寡淡,竟長了一副極為妖孽的容貌,他眼神流轉之間,好像輕易地就能夠勾走人的魂魄一般。“紀少來了!”之前在鬧騰的人,在看到了這個妖孽男子之後,紛紛向他行禮問好。這些個桀驁紈絝的公子哥,在他的麵前,卻極為乖順!蘇漓眼眸一閃,紀少?這整個京城,姓紀的,也就那麽一家。便是太後的孃家,內閣首輔紀閣老,如今的皇上身邊的大紅人,紀少傅的...蘇漓冷笑,果然啊,蘇念娥就是這麽一個人,看著自己的目的沒辦法實現了,就開始改威脅了。

然而蘇漓現在卻並沒有什麽同情心了,同情心那是對正常人的,像蘇念娥這樣的人,是完全不值得同情!

她冷笑了一下,正準備說些什麽,卻聽見外麵傳來了一陣聲響。

蘇泰推開了門,走了進來。

“皇上。”蘇泰麵色很不好看,進來就跪下來了。

“蘇大人來的正好。”一直都沉默著沒有出聲的秦夜寒,在看到了蘇泰出現在了這邊之後,便冷聲吐出了這麽一句話來。

“皇、皇上,可是小女做錯了什麽事情?她這些個日子,因為母親出了那樣子的事情,精神有些個反常,若是說錯了什麽,還望皇上責罰!”蘇泰一聽,便忙不迭趴在了地上,言辭懇切地說道。

蘇念娥不爭氣,可他到底是個做爹的,不能夠就這麽看著蘇念娥收到什麽傷害。

為了能夠讓秦夜寒網開一麵,他甚至連蘇念娥母親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秦夜寒卻沒有任何的觸動,聞言隻是麵無表情地看著那蘇泰,冷聲道:

“今日之事,朕便不予計較了。”

此言一出,所有的人都有些個發愣。

這意思就是要放過那蘇念娥了嗎?

不說是蘇泰和蘇念娥了,就連蘇漓和秦漠州兩個,在聽到了這樣子的話之後,都有些個不敢相信。

“謝皇上恩……”蘇泰卻反應極為迅速,聽到了秦夜寒的話之後,便鬆了一口氣,準備應承了下來。

可誰知道,他的話還沒有說出口,便聽到了秦夜寒冷到了骨子裏的聲音。

“今日的事情,作罷!”

蘇泰先是一怔,隨後猛地抬起了頭來,不敢相信地看著那秦夜寒。

“皇上!”蘇泰還想要說些什麽,可觸及到秦夜寒那冰冷的眼神了之後,卻一瞬間什麽都說不出來了。

“蘇大人,朕的耐心有限。”秦夜寒麵無表情,他甚至連看都沒有看那蘇念娥一眼。

蘇泰卻感覺所有的話都卡在了嗓子眼中,是一個字都吐不出來了。

“父親!父親,今日之事不能夠作罷啊!女兒今日若是不能夠出閣,以後會被千萬人恥笑的啊!父親,你不是說要好好的照顧女兒,給女兒找一門好親事的嗎?你不能說話不算話啊!”

蘇念娥是又急又怒,卻也知道這個時候唯一能夠幫助自己的人是誰。

“念娥……”蘇泰麵露難色。

秦夜寒的態度已經很明確了,假如這個時候他還是要堅持的話,對於他,對於蘇念娥,乃至於整個蘇家,都不會是一件好事!

想到了這裏,蘇泰閉了閉眼睛,麵上有些掙紮,可到底是一句話都沒吐出口。

“蘇大人,今日皇上在這邊,咱們不妨把話說清楚,本王對於蘇三小姐,從未有過情意,此番會納蘇三小姐,不過也是因為好友所托罷了。”

氣氛僵硬,秦漠州卻冷笑了一下,吐出了這麽一番話來。

“不過出了今日之事,本王是無論如何都不願意要蘇三小姐了,哪怕是勉強入門,本王也不會碰她一下!”遇的。想想和自己做那個事情的人不是自己的丈夫,又被一個心悸叵測的人害了自己心心念唸的孩子,那也是一個可憐人。不過正好就應了那一句古話——‘可憐人必有可恨之處’。蕭淑妃的遭遇是可憐不說,但她不應該將這所有的事情,都算在了蘇漓的頭上。她無辜,那蘇漓不無辜嗎?“蘇大人還是乖乖就範吧!”那氣勢洶洶朝著蘇漓這邊走了過來的婆子,一伸手就就要拽住蘇漓!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蘇漓忽然後退了一步,冷聲喊道:“暗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