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7章 龐大的迎接隊伍

。蘇念娥以為,昨日蘇泰和她一起給李氏求情了,就是不想要李氏死,沒想到今日蘇泰一開口,就要將李氏交給蘇漓,這怎麽可以!?“閉嘴。”蘇泰不耐煩地看了她一眼,隨後看向蘇漓,皺眉道“李氏……你想怎麽做,就怎麽做吧,為父沒有意見。”說是這麽說,可他一張臉上極為冷硬。李氏這麽多年在他身邊,他自然對李氏也有些感情,更別說李氏肚子裏的孩子了。“嗬。”蘇漓見狀,倒是輕笑了一下,她勾了勾唇,道:“那便是我要人,將李氏...假如說,剛才的秦漠州還算是給他們顏麵的話,現在就真的是不帶任何的猶豫了,甚至連話都說得很是難聽。

蘇念娥忽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她忽然才驚覺,所謂的感情,其實不過是她一人的錯覺罷了。

從頭到尾,秦漠州的眼中,都沒有過她!

“啪!”蘇念娥整個人跌坐在了地上,滿臉的絕望。

而那邊,蘇泰原本就已經不好反駁秦夜寒的話了,在聽到了秦漠州這麽斬釘截鐵的拒絕之後,更是沒有了替蘇念娥求情的意思了。

他閉了閉眼睛,麵色很是難看,再睜眼的時候,雖說帶了一些個痛苦,可好歹還在挺住了。

“臣,遵旨!”蘇泰伏在了地上,好半天,都直不起身子來。

對於這一件事情,蘇漓一直都是在冷眼旁觀,她麵色帶了些許冷傲,還有些似笑非笑的。

蘇念娥都已經那麽說她了,她覺得她實在是沒有必要再參合到蘇念娥的事情當中去,免得沾染一生的臊!

“皇上,既是這邊都已經沒有事了,那就請您和我移步我府上吧。”蘇漓冷下了臉色,起身輕聲說道。

秦夜寒微微頷首,便同蘇漓一起,離開了這邊。

經過了蘇泰身邊的時候,蘇泰抬眼看了一下蘇漓,動了動唇,有些個欲言又止的,可到了最後,他還是默默地將所有的話都給嚥下了。

隻眼神複雜地,看著蘇漓離開了這邊。

……

那天在蘇家的事情,回到了府中之後,蘇漓和秦夜寒都沒有提起。

說起來這不過是別人的事情罷了,隻是這個蘇念娥有些個不識好歹,三番五次的想要來招惹蘇漓罷了。

如今事情演變成了這樣,說到底也不過是她自找的罷了。

為了這樣的一個人,蘇漓實在是沒有開口說話的**。

秦夜寒也沒有主動問起,兩個人還是和之前一樣,過了溫馨的一夜。

第二日,謝宇賢便回京了。

難得的沐休日,蘇漓沒有和往常一樣,睡了個大早,反而頗有些閑情的,早起梳洗打扮,準備領著身邊的幾個人出去逛一逛。

月落和白芹兩個人湊在了一起小聲地討論著,總覺得蘇漓今天怪裏怪氣的,也不知道是哪裏刮來的妖風,居然能讓蘇漓起得這麽早,這個事情簡直是不可思議。

“愣著做什麽,走呀。”

蘇漓回過頭來,看見她們兩個人還在自己的身後嘀嘀咕咕的,就挑了挑眉頭,輕聲問了一句。

白芹和月落兩個人被她當場抓包了,可二人卻也不著急,隻對視了一眼之後,便跟上了蘇漓,與蘇漓一並出了門。

等到她們出了門之後,才驚覺今日街上的人居然很多!

白芹掀開了車簾,往外頭看了一眼,看到了這麽多的人之後,有些個驚訝,轉過頭來,看向了閉目養神的蘇漓,輕聲問道:

“小姐,今天怎麽會有這麽多的人?而且……”而且,大多數的都是女子。

大周朝民風開放,女子出門並不是一件稀罕事。

隻是白芹清楚,一般的貴女,是輕易不會出來拋頭露麵的。

可今日她抬眼看了去,居然看見了好幾個貴女!堂上這一群人,也沒有任何的退縮。那張白淨的小臉上,似乎帶著光亮。就連秦夜寒這樣的人,也為之動容了。“臣以為,蘇大人所說不無道理,這增稅是曆來的慣例,但是如今是多事之際,斷然不能增加賦稅,否則,就是把百姓往死路上逼!”紀恒然慢了一拍,卻也站了出來。這個時候,他是剖除了對蘇漓所有的偏見。因為這個增稅,是萬萬不能!“正是,蘇大人所言不錯!”“臣附議!”他一開口,不少的人都站了出來。今日這個事情,發展到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