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1章 親眼所見

,還表哥?他是你表哥!”蘇漓這個人有個毛病,那就是有著很強的起床氣,從前她還是李子衿的時候,身體不好,從來沒有人來吵她睡覺。沒想到重生了一遭之後,居然還遇到了這種待遇。她冷著一張臉,經過了昨日之後,她那個紈絝還有囂張跋扈的形象,大概都已經深入人心了。既然她紈絝的身份都已經坐實了,人人都道她是個無法無天的人了,她還有什麽可顧及的?他們敢找上門來,她就敢讓人把她們給打出去。就算是蘇泰這會子回來了,蘇漓...“嘎吱、嘎吱。”馬車慢悠悠地行在了路上。

“小姐,現在去哪裏?”外頭趕車的暗八輕聲問了一句,他對於那個謝宇賢的事情是有所耳聞的,所以剛纔在那衚衕裏麵見到的景象,雖說驚訝,卻也沒有太過於失態。

隻是裏麵的白芹和月落兩個人就不一樣了。

剛才和那個婦人說話的人,是謝宇賢身邊的一個小廝。

並不是經常在他身邊的那個,而是另外一個,很不起眼。

若是之前的話,隻怕她們也注意不到這個小廝,隻是因為上一次,蘇漓和謝宇賢兩個人結伴去了杭州,在路上不免要和謝宇賢的人打交道。

也是那一次,讓她們對謝宇賢身邊的人留下了一個印象。

再結合剛才他們兩個人所說的話,不難發覺某些個問題。

剛才那個看起來驚險的事故,還有謝宇賢的出手相助,婦人的感激涕零,竟然都是謝宇賢的算計。

這……

白芹麵色無比的複雜,她實在是不敢相信,那個溫和無害的謝大人,會做出這樣子的事情來,然而事實擺在了眼前,也容不得她不相信。

她忍不住看了蘇漓一眼,也不知道蘇漓看到這樣的事情,會是一個什麽樣的感受了。

一抬眼,卻瞧見蘇漓靠在了馬車壁上,正閉目養神,麵色看起來很是正常。

白芹想要問些個什麽,可看到了蘇漓的麵色之後,還是什麽都沒有說出口。

或許蘇漓的心頭就是不大高興的了,她就沒有必要再提起這個事情了。

“回府吧。”蘇漓沒有睜開眼睛,隻是淡淡地吩咐了一句。

“是。”外頭的暗八應下了,早在那兩個人發覺之前,他就已經率先把車子趕出了那個衚衕。

那邊雖然是個死衚衕,可出來了之後卻是四通八達的,他們一行人從這邊離開,壓根就沒有驚動謝宇賢的小廝和那個婦人。

“白芹。”蘇漓頓了一瞬之後,忽地睜開了眼睛,叫了白芹一聲。

白芹還處在於剛才的事情所帶來的震驚之中,聞言愣了一下子,這才反應過來,忙不迭道:“怎麽了小姐?”

“等一下你跑一趟,去謝家,把這個送給謝宇賢。”蘇漓從旁邊的櫃子裏,拿出了一瓶自己自製的金創藥來,遞到了白芹的手中。

白芹見狀,忍不住抬起眼,有些詫異地盯著蘇漓瞧著。

“這麽看著我做什麽,怎麽,你還怕我這裏麵放了毒啊?”蘇漓沒好氣地掃了她一眼,輕笑道。

蘇漓的麵色很是正常,甚至還有些說不出來的輕鬆感。

白芹眨了眨眼睛,所以蘇漓是從未把這個事情放在了眼中呢,還是說一早就知道了謝宇賢的真麵目,如今又看到了這樣的景象,自然是見怪不怪的了?

她沒有猜錯。

其實今日的這個事情,還是之前紀恒然告訴蘇漓的。

紀恒然這些年對於謝宇賢,是暗中調查了不少,對於謝宇賢的性子還有處事方式,也有些個認識,所以他斷定,謝宇賢在回到了京城之後,必然會想辦法……

來給自己造勢!

蘇漓有些個不相信,主要是她認識的謝宇賢,就不是這樣的人。的蘇漓,往這邊走了過來。她對蘇漓的印象實在是太深了,主要是她在薑墨玉的身邊這麽多年,第一次吃虧,就是吃在了蘇漓的手上。怎麽可能記憶不深刻!?所以當看到了蘇漓的時候,蘭香忍不住瑟縮了一下。“蘇公子?”旁邊的薑墨玉也看到了蘇漓,她微蹙眉,掃了蘭香一眼,蘭香沒好氣地抽回了自己的手,瞪了那崔單一眼。“少爺!”同時聽到了蘇漓聲音的,還有白芹,她忙不迭轉過頭來去看蘇漓。沒想到她這一轉頭,就讓蘇漓看見了她右臉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