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康熙宜妃12

裏更氣了:“站住!”郭絡羅明月身軀猛地一震,不得已停下了腳步,硬著頭皮走到了安嬪麵前行禮。而前麵的昭華也聽到了安嬪的動靜,似是很擔憂,讓下人轉頭往回走……安嬪看到郭絡羅明月乖巧的模樣,冷笑了一下說:“呦!蘭貴人現在倒是挺知禮的。”“剛剛扭頭看到本宮的時候,就像貓見到了耗子似的,走的那叫一個快。”郭絡羅明月心裏吐槽著,安嬪這是在說自己是耗子嗎?不過郭絡羅明月麵上卻解釋說:“安嬪娘娘,您在嬪妾身後,又...郭絡羅明月心裏很得意,得意於自己的選擇,讓昭華安插眼線的計劃沒有得逞,再加上今日讓安嬪吃了虧,此時的心情特別好。

可是下一刻郭絡羅明月的好心情沒有了。

綠珠聽後猶豫了一下說:“可是,這六位宮女或多或少都有些問題,不管咱們選擇哪一個,好像都沒有多大好處啊!”

郭絡羅明月聽後身體僵硬了,那四位宮女可能是眼線,凝香和凝雅是內務府包衣出身,弄不好的話,以後可能有爬床的危險,不管選擇哪一個,對她都沒有好處。

郭絡羅明月死死的握住自己的拳頭:“郭絡羅昭華!!!”

郭絡羅明月又羞又怒,她剛剛還在得意於自己沒能讓郭絡羅昭華的計劃得逞,如今卻啪啪打臉了,敢情自己纔是小醜啊!

郭絡羅昭華此時是不是在暗自得意,或者看自己的笑話呢?

郭絡羅明月心裏都快氣死了,果然郭絡羅昭華從始至終都沒安好心。

也是,曆史上榮寵不衰的宜妃娘娘,又怎麽可能是個善茬?

這次的事情她記住了,以後一定要將郭絡羅昭華死死的踩在腳底下,讓她一輩子都仰望著她。

由於郭絡羅明月的臉還未痊癒,皇後直接免了她的請安。

這日昭華請安回來後,便來到了郭絡羅明月的寢殿裏。

昭華看到郭絡羅明月的臉,沒有昨天那麽腫了,一臉驚喜的說:“明月,你的臉比昨日好了很多。”

“想來再過幾天,你的臉就能痊癒了。”

郭絡羅明月聽後開心的說:“太醫說了,我的臉恢複的很好,不出半個月就能痊癒。”

昭華將手搭在郭絡羅明月手上:“那就好!痊癒之後,你的綠頭牌也能掛上去了。”

郭絡羅明月一想到自己的綠頭牌被撤下去了,臉色就有些不好。

綠頭牌被撤了,也就等於自己根本就沒有侍寢的機會,可能連皇上都見不到。

昭華似是看出了她的心情,便安慰說:“明月,姐姐知道你的心情。可是在痊癒之前,最好不要麵聖,免得給皇上留下不好的印象。”

“本來還想著今晚讓你和我們一起用膳,但是想到了這一點,倒是讓我打消了這個念頭。”

郭絡羅明月敏感的捕捉到了昭華話中的資訊:“和我們一起用膳?難道皇上今晚要來翊坤宮?”

昭華聽後臉色刷的一下紅了起來,變相的肯定了郭絡羅明月的猜測。

郭絡羅明月看到昭華羞澀的模樣,心裏隻覺得一陣不爽。

郭絡羅昭華不是一向表現的很爽利嗎?康熙也隻是晚上陪她用膳,她有什麽好羞澀的?

要是昭華知道郭絡羅明月所想,心裏肯定很無語。

康熙晚上陪她用膳,也就意味著他會留宿。

原主性子雖然很爽利,可是她也隻是個十六歲的小姑娘,麵對康熙的留宿怎麽可能不羞澀?

鈕祜祿氏被封為皇後之後,康熙一連幾天都留宿在坤寧宮,昨晚又去了佟貴妃那裏。

今早康熙讓梁九功傳話說,今晚去陪她用膳,讓她做好準備。

昭華來到這個世界也有好幾天了,但是康熙政事忙碌,也隻有晚上的時候去進入後宮。

進入後宮之後,也是陪著皇後。

畢竟,康熙才立了繼後,也屬於新婚燕爾,一直都留宿坤寧宮,她還真的沒有見過康熙。

雖然她有原主的記憶,但是卻沒有真切的見過康熙,心裏還挺好奇的。

郭絡羅明月像是為昭華高興似的,打趣說:“姐姐,聽說這些日子皇上都陪著皇後。昨晚纔去了佟貴妃那裏,今日就想起了姐姐,足以見得皇上對姐姐的寵愛。”

“想來今晚皇上就會留宿姐姐這兒了,恭喜姐姐了。”

昭華聽後笑著說:“那就謝謝妹妹了。”

昭華不想和郭絡羅明月說這個話題,看到凝香和凝雅都沒有在殿內伺候,便做出一副似是想到了什麽的模樣,轉移話題說:“對了,那日妹妹為何選擇了凝香和凝雅?”x33xs.

郭絡羅明月聽後愣了一下,郭絡羅昭華這個賤人還有臉說。

她當自己不知道,她打的鬼主意嗎?

那六個宮女都有問題,不管她選擇哪一個,對她都沒有多少好處。

本來她還想著,若是自己收服了凝香和凝雅,興許還能利用她們做些什麽,至少可以發展人脈。

沒想到兩人麵上對她恭恭敬敬,卻絲毫沒有為她效忠的打算,甚至有時候給她的臉上藥的時候,還用嫌惡的眼神看著她。

她當時就氣壞了,她最討厭別人用嫌惡的眼神看著她,偏偏她們兩個犯了她的忌諱。

於是,在凝香和凝雅服侍她的時候,她故意挑她們的錯處,罰了她們好幾次。

有一次凝香給她梳頭的時候,她故意動了一下,以至於凝香拽著她的頭發,弄疼了她。

她借著這個機會,氣怒之下甩了凝香一巴掌,然後讓凝香跪一個時辰。

之後凝雅也被挑出了錯處,和凝香一起罰跪了。

郭絡羅明月心裏很不平靜,但是麵上卻疑惑的說:“姐姐這話是什麽意思?”

昭華歎了口氣說:“明月,那日姐姐讓你挑選宮女的時候,還特意讓她們介紹一下。”

“你既然知道凝香和凝雅是內務府包衣旗,可能會有野心,為何還要挑選她們?”

“另外四個宮女曾經都在正殿伺候,姐姐搬去正殿的時候,將慣用的貼身宮女帶了過去,以至於正殿的人手多了幾個,所以將她們幾個調到了後殿和西側殿。”

還沒等郭絡羅明月說話,昭華接著說:“她們四個宮女身家清白,看起來都是不錯,而凝香和凝雅是內務府包衣出身,又有烏雅答應這個例子在,姐姐也怕她們不安分。”

郭絡羅明月聽後心裏說,既然你怕她們不安分,為什麽還要送到她麵前?

還有就是,她可不信從正殿出來人,背後會沒有主子,興許她們都是眼線。

郭絡羅明月根本就不信昭華的話:“姐姐,你也知道我心思單純。我想著,姐姐送來的人都是可靠的,所以就隨便選了兩個。”

“我也不知道她們四個之前是正殿伺候的人啊!要是知道的話,肯定會從她們中選兩個。畢竟,在正殿伺候過的人,肯定很可靠。”

昭華無奈的說:“明月,我之前將那四個宮女調出正殿的時候,聽說綠珠看到了她們,我以為你是知道的……”

“我心裏想著,你肯定會從她們四人中挑選,而凝香和凝雅的表現又很出色,也不好不讓她們過來,所以就……”

郭絡羅明月隻覺得昭華嘴上說的好聽,誰知道她心裏打的什麽算盤?

您提供大神花田醉的綜清穿:錦繡風華部打敗了,還將準格爾部納入了大清的版圖。同年,昭華的人弄來了土豆和紅薯,還研究出了嫁接技術,改良了農具等等。高產作物在民間推廣之後,弘暄成了百姓心目中的好皇帝,對他極為推崇和愛戴。宣和五年,弘陽遇到了喜歡的女子,成婚之後步入了朝堂,成為了弘暄的左右手,盡心盡力的輔佐弘暄。昭華作為華夏的人,一直都記得那些恥辱的曆史,提議弘暄向海外擴張,首當其衝的便是島國。嬌嬌和弘陽帶領實力強悍的軍隊,一舉拿下了島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